扣人心弦文章
2018-11-19 自由座的不自由 王 愷

-讓坐,安住自己心的無價收穫-
看似自由,其實一點都不自由 。看似不自由,其實安了自己的心。



有人問:「你怎麼敢去有癌症病人的地方?」,這就像家裡有個孩子生病,怕孩子傳染?還是怕環境? 我們內在有很多莫名的恐懼,平時我搭高鐵都買對號坐,確認有位置。若時間許可,自由座是可不用擔心趕上或趕不上班次的選擇。

試想,星期五的晚上,搭自由座的感覺。

  1. 到車站後,去車廂人少的位置排隊。
  2. 若排在後面,上車時怪前面的人怎麼不走快一點。
  3. 車子來時爭先恐後。
  4. 上車後慌亂找位置。


上課遲到,先不論是否影響整個場,最嚴重是影響自己的場。例如去國家音樂廳遲到,進去時躡手躡腳,一直說對不起。坐下,至少半小時後,才能夠平復心情,等平復完時,戲也演完了。在國家音樂廳,大家欣賞音樂時,躡手躡腳,雖已經很小聲,但一路對不起、對不起,走到那,這一排人一定被影響,前面、後面那一排被影響。自認為沒有影響,其實全部都影響到,被影響的人,因為我們遲到,心中給圈叉。

遲到,一會影響場,二會影響心情。以星期五高鐵的自由座的例子,在第八到十二節車廂,有五節車廂是自由座。車來了,我迅速上車,只剩車門口第一個位置的博愛座,我坐下了。坐在車廂第一個位置的博愛座,心裡想著,要嘛讓自己昏倒,不要看任何事情,要嘛閉上眼睛,無論風吹草動,絕不睜開眼。每到一站,有帶孩子的、抱孩子的、有老的,我心虛的告訴自己,趕快掩飾,拿熱水瓶往身上碰一下,找身體不舒服理由。表面上很平靜,心裡一點都不平靜。每一站,就想要不要站起來,再找理由繼續坐,旁邊的年輕小妹妹都不站起來,我幹嘛站起來……。從台北上車,到從板橋,已經非常掙扎,帶小朋友的、抱小朋友的、老的、小的從我旁邊經過,我拿水瓶當掩飾。車到桃園站前,車廂來了一位懷孕的婦女,大剌剌的站我的正前方,捧著肚子,看著手機。她沒說話,就是捧著她的肚子,拿著手機。我立馬站起來,一站起來,心就定了。

看似自由,其實一點都不自由,看似不自由、讓人家,其實安自己的心,我心定了。正準備踏實人生到台南,結果到桃園一批人下車,新竹站下車的人更多,我只站不到十分鐘。從排隊開始,心情就惡劣,到找位置坐下來,有三、四十分鐘,看著進進出出的人,我的心處在漂浮與掙扎狀態。而弘文老師,一直就站在原來的位置,如如不動,我則是站起來後,心就定了。
(整理自 20181020台北基礎班 )

新生命文化部   錄音剪輯|王 愷 影片後製|王 愷 文章整理|王 愷 逐字稿|李露蘋 錄音記錄|蘇素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