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文章
2020-12-15 真實陪伴 王愷

-真正的陪伴是支持這個人有力量向前走-

退休後來圓場修煉,學習做到適合的角色。


有過去、有現在,才走的到未來。每個人有自己的課題,不是周邊人怎樣,自己就能怎樣,不是先生走後,就可以一蹶不振,如果這樣,哪天自己走時,小孩同樣會一蹶不振。我父親往生時,我思念,但帶著希望向前,帶著我父親的愛,成為大家的禮物向前。哪天我若走了,我希望孩子覺得他是我送給世界的禮物。父親的告別式,我沒有說爸爸的豐功偉業,對我而言,我爸爸和我的唯一關係,就是他是我爸爸,這是我最在意的關係。
參加告別式,是知道再強的人,要告別時都會很辛苦,支持這個人有力量向前走,這是真正的陪伴。當一個人在復刻,我們不知道他在復刻過程中,要面對過往多少的不堪。雖然講的雲淡風輕,淡淡有滋味,有點搞笑嬉鬧,過往一人一本。二十分鐘,我們都不願意陪伴,更不要說「懂」。如果這樣「陪」的能力都沒有,怎麼有能力陪小孩?會除了規定外,沒有別的方式。
身為父親、母親、朋友,有沒有做到適合的角色?身為阿嬤、阿公、妻子,有沒有做到應該有的角色? 我們這年紀的人,要放小孩飛,讓他獨立、自主。我們希望小孩子獨立、守法、大方,可是永遠看到他的成績好不好,看他表現有沒有如我們意,而自己的展現,更多是不夠大方,不夠獨立。我們希望孩子看到人都能夠讚美,但是我們見到他就只抱怨,對孩子是這樣,對自己的細胞一樣是這樣。必須從自我修煉開始,再帶孩子一起修煉,當自己沒有辦法改變孩子,就靠圓場。因為靠自己原來的模式、原來的格式,用原來的方法,就會破功,而且之前所有的記憶全部都回來。現在若修煉,理論上是不會管他,不是不支持,是不會有任何預設標準,當自己有一點標準時,已經回到過往的INPUT,跟孩子的關係就會越分越離。
退休了,開始有時間,終於知道小孩在做啥時,請常來圓場。不要以為,退休後要跟你在一起,要彌補過往沒有注意你的歲月,來不及了! 真的來到及,就是好好修煉,讓他看到你真正的改變。退休是決定讓自己好好過日子,讓他知道,原來我老的時候,可以像爸爸、媽媽這樣快樂的過日子,不是老了回過頭盯小孩,這些是修煉的本質。修煉的本質,不是立即彌補親子關係,不是夫妻結伴退休,手牽手心連心一起過看山、看海日子。這時需要兩個人一起進圓場,一起修煉,一起轉變不同的人生,一起翻轉看人生。
如果覺得問題都在別人身上,就找不到任何的答案。你問我怎麼處理小孩,問題是,你的小孩子根本不信我,不是不處理,是對不相信的人,處理沒有用。「你怎麼知道我不相信你」,如果你相信我,你就相信我說你不相信我。當反問我:「你憑什麼說我不相信你」時,基本上已經不信我了。
一定要提醒,不能把小孩子當作空氣。他若不聽你的話,千萬不能他叫你,你也不應,這是極大的創傷。可以很堅定的說:我現在不想跟你討論任何事情,但是還是要回應。可以清楚說:我暫時不想跟你說話,必須做一些說明。
見微知著是大家的能力,很敏感的知道孩子要甚麼,就是特別關心,還有深刻的愛,我們都有這個能力。小孩若沒有立即性的危險,不需要馬上糾正,這就是生活、修煉、方法,因為沒有這樣的概念,沒有人教,是不知道的。高密度就是在生活中修煉,如實的去碰觸到小時候,因為理性與感性相碰觸,產生糾結在一起的情節,甚至是受害者情結。受害者情結包含:「這電梯為什麼停這麼久?」的這種經驗,小到這種都是。小時候的創傷,連這種小事都是,只要站在那邊:「九樓是在幹甚麼?」然後九樓下來,電梯一打開。沒人,說:「搞什麼?」,如果有人更慘:「都是你們這些人」,這就是受害者情結。這些東西,不釐清楚,是沒有辦法清明的看待周邊每一個發生。身帶位心到位,從一個人身形可以看到這個人背後的創傷,看到整個環境在內在產生的壓力。小時候細細微微的創傷,在我們沒有能力下,已然形成。這時要做的,就是特別有覺知去看到,去看到我以為以外的他以為,正確的他以為,這些都必須在生活發生後,才能夠去談。你的發生和他的發生,背後的因素不一樣,最終要回到自己究竟要成為一個,希望被幫助,還是被動、不得已覺得是來醫療。帶著高密度會讓指數下降的心,指數絕對不會下降,因為每天都在看指數,高密度是全面的改變迴路。

新生命文化部   整理|王 愷,逐字稿|李露蘋,影片-錄音記錄|林俊璋, 攝影|徐靜怡, 錄音剪輯|李露蘋 ,影片後製|李露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