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病友分享
2021-06-25 翻轉生命的模樣|陳彥丞(腦癌) 文章整理|林世卿

因腦瘤在八個月內分別動了腦與脊椎的手術,在六張病危通知下醫生把他救回來,可是卻因神經受損迎來身體無法控制的反應。心灰意冷的彥丞偶然接觸協會,四年後的現在已找回對自己信心與希望。


我是汐止圓場的陳彥丞,二〇一七年參加新生命協會,在此之前,我在汐止、南港地區經營蔬果產地直銷的生意,住在汐止、橫科一帶的人,也許都曾經買過我的水果。那時候我的生意還蠻火紅的,就在二〇一四年中元節前後,水果正值青黃不接的空窗期,我休息了十天,但是卻一天比一天沒有體力,休息到第八天,每走兩三步就要躺在路旁休息一下再站起來,旁邊的人都以為我喝醉酒了,到了第十天,我昏迷不醒,直接被送到醫院去。

檢查的結果是,腦瘤在顱內爆裂開來,家人說我開刀開了十幾個小時,出來之後,又在加護病房昏睡了三十三天。醫生很賞臉的發給我六張病危通知,本來我的家人已經把客廳打掃好了,準備要載我回家,結果閻王不收我。我康復之後,就到山上去找了塊地種菜,想說種種菜養養身體,就在我種菜種了八個月,準備收成的時候,醫院又評估,我的脊椎必須要開刀,我心想怎麼可能八個月開兩次刀。後來,我還是去找之前幫我開腦的醫生,那位醫生把我的腦開得很成功,卻把脊椎開失敗了。開完刀之後,我走路不能平衡、彎腰駝背,講話還會流口水,就像布袋戲裡面的「秘雕」一樣,當時真是萬念俱灰。

休養了一陣子之後,醫生檢查到因為傷害到一個神經,所以讓我經常會不自覺手足舞蹈。我想要復出繼續做生意,就先去我朋友的水果攤試看看,當我彎腰下去抱一顆大西瓜時,「嘿~」我嘿好大聲喔,結果抱不動它,三十多斤,我已抱不起來。我想我完蛋了,這樣子我該怎麼辦,因為不能沒有收入,我就去找了一個保全的工作,結果貴人出現了。兩個住戶聊天中講到了癌友新生命協會,介紹的那個人一直在講述協會的好,我就默默地把「癌友新生命協會」的名字記在腦海。回家上網查,知道在汐止康寧街這邊有圓場。

當我來到圓場時,一進到玄關,我往裡面一看,哇塞~這個場地我真的太喜歡了,接待我的人每個都是面帶微笑、滿面慈善的,所以我當下就決定,我要留下來。

留下來我還是一樣流口水,還是秘雕一個,我很認真的參班、煉功,尤其是脊椎旋轉,別人的標準是十八下,我就常常做一〇八下。另一方面,我的主治醫生及開刀醫生跟我三方討論後,建議我大概三個月、半年回診讓醫生瞭解我後續狀況就好。我繼續煉氣功,幾次以後醫生要我別回診了,到現在彼此成了好友。

到現在四年多了,我剛來到圓場的時候的樣子跟現在,幾乎判若兩人,完全改變了,現在的我,路走得直,講話不會流口水,不再是一個怪胎了。最近「棒棒36」一百天連續每天做三十六下脊椎旋轉的活動,改善了我長期的便秘問題。

我一定會繼續煉下去。

(整理自20210507汐止脊椎保健分享講座及自述資料)

新生命文化部   錄音剪輯|楊琍雯 影片製作|楊琍雯 逐字稿|楊琍雯 錄音記錄| 鄒秀玲 攝影|楊琍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