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19-03-08 重新進入一個自由的,充滿創造力,無窮無盡的新宇宙裡|劉坤達 撰文|劉坤達

【困擾多年的腎結石轉移到膀胱癌,早已被病痛折磨的坤達師兄,認為活著太苦,太累,他受夠了,不想玩了。因緣際會來到圓場,開始修煉老師的心法與功法,因而翻轉了他的世界,思想、情感、認知、態度全都改變了。他決定好好地活下去,探索體驗更多未知的世界。】



我不是想活下去才來煉功的,我是煉了功之後才決定要好好活下去。
原來,打從CT的影像在我面前Zoom In Zoom out,主治大夫一臉鐵青、沉默不語那時候開始,我就沒認真想活下去。
時間退回到2014年秋天,長久困擾我的腎結石斷斷續續發作,侵入性非侵入性的檢查都作了,確診是尿路結石無誤。經過多種方式的治療效果不彰,小便時下腹疼痛始終如影隨形。於是2015年一月份再做了一次膀胱內視鏡,結果還是判定結石搗亂,繼續治療。到那年4月,超音波已經看不見石頭,而腹痛依舊。萬分狐疑的醫師安排了一次CT。
看報告那天,醫師藉故把我拖延到最後一個。我看著在膀胱右壁上那顆長得已經比膀胱還要大的腫瘤影像,只淡淡地問醫師:你的建議是什麼?
我心裡想:究竟還是輪到我了。
那時,父母已經在兩三年間先後離世,我心中已無懸念,兩個大的兒女雖然沒什麼成就,但早已過了可以照顧自己的年齡;小女兒還在高中,但個性開朗獨立,我在不在無關宏旨。
我熱愛的工作已經做快30年了,也算無愧此生。其他想做的事,主要的也都試過,人生經驗也算豐富了。
雖然有些事還想看它的結果,有些情還有牽掛,有些夢尚未圓;但,人生不就這樣嗎?而這個世界太苦,太累,太複雜,我看多了,受夠了。我不想玩了。
如果不是小便時的疼痛難以忍受,連手術我都不願接受。我最想就這樣安靜地離開。所以當手術後腫瘤內科醫師要為我排化療流程時,我拒絕了。手術已經把我搞個半生不死:下腹部能摘的東西都摘了,60公分的小腸縫成一個袋子當做新膀胱,尿滿時感覺像想上大號,放屁時小便一起來。關元氣海全部破壞殆盡,連說話的聲音都發不出來。
我的主治醫師始終認為我凶多吉少。因為他只用15分鐘就清完膀胱內壁腫瘤細胞的病人許多仍逃不過一劫,而我的膀胱花了他45分鐘才勉強結束。即便最終檢驗報告是2期伴隨局部淋巴感染,他依然對我能否脫險心存疑惑。
不管是腫瘤內科醫師的警告或是主治醫師有意無意的提醒,對我來說沒多大影響。若是可以,我願意健康地活下去;若是必須像他們所擔心的那樣,我也會像我一位朋友說的:提一卡皮箱,聳聳肩,遠行去吧!
我就在這種心態下,因緣際會來到圓場。
最初,我只是想來試試,走走看看,隨時準備走人。這裡的人和善熱情,有功可煉,又有飯可吃,正好填補了休養期間的空白。於是我就留下來了。
本來我想試個3個月夠了,然後半年,然後一年,目前快滿3年了。從一個自以為是的門外漢跌跌撞撞到今天,我的眼睛終於被打開;原來透過煉功,李嗣涔教授那些令人”難以置信”的人體潛能是可以一步一步親身體驗的。
甲溝炎在化膿之前自行腫消痛止;口瘡快速痊癒;感冒喝喝開水睡個覺隔夜就好;多年反覆發作的高血壓不需再服藥;還有,腫瘤病人最怕聽到的「疑似的復發」,CT照出來許多新發生的尚無法確診的光點,半年後複檢全部消失無蹤。這些是表現出來的成效,此外還有內在的體驗──
你可以感受到經絡的運作,並嘗試建立聯繫;你可以與你的每一節脊椎骨合作煉一趟功;你可以在快轉中,體驗與天地的連結,甚至在某些狀態下進行資訊的往來;然後,你的思想改變了,情感改變了,認知改變了,態度改變了。你的整個世界都改觀了。
這個時候才知道,那個我以為已經索然無味的世界,最多只佔全宇宙的4%,還有百分之96打開大門等著我邁步而入。
躍過了60年建立起來的認知的堡壘,重新進入一個自由的,充滿創造力的,無窮無盡的新的宇宙裡。所以,我決定好好地活下去。去探索,去體驗,去分享。
感謝老師的愛心與耐心,容忍我這樣一個不知天高地厚,固執又自以為是的凡夫俗子,讓我在一個安全自由的環境中開發自己;也感謝一路護持的師兄姐,不管我怎樣孤僻不能融入團體,你們都一樣溫暖。
讓我們一起好好煉功,好好活下去。

新生命文化部   撰寫於2018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