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19-03-08 飽滿稻穗的人生智慧|陳 珠(腦癌_子宮頸癌_直腸癌_暈眩) 撰文|林思蘭

【胸懷「人苦我痛」、滿滿慈悲心的陳珠師姊,寧可自己刻苦,也要用盡全力伸出雙手幫助他人!在未進入癌友新生命協會之前,她備受腦瘤、子宮頸癌、直腸癌所帶來的身體之苦,而加入協會後,透過協會的功法,十年過去,她依然奇蹟式地陪在我們身邊,總是帶著淡淡笑意的她渾身散發著的淡定與謙卑,以身教來告訴我們如何與癌共處。】



八十三歲的陳珠,是台南圓場文曜老師的大姊,進入中華民國癌友新生命協會已經邁入第十年。進入協會之前,長達一、二十年腦瘤壓迫末梢神經,讓她的腳趾頭都沒有知覺,無法好好走路,晚上睡覺時更是常常疼痛不已。她還有嚴重的眩暈問題,眼睛只能向前平視,頭只要上下或左右移動就會天旋地轉。經過核磁共振檢查發現,不是一顆而是有兩顆腦瘤,在六十九歲這年,經過十二小時手術摘除腦瘤,並裝上人工頭蓋骨。她開腦瘤前還發現罹患子宮頸癌,於是三個月後又再次進醫院拿掉子宮和卵巢。緊接著是膝蓋關節鏡手術、最後又開了直腸癌,在十四個月內,她總共做了四次大手術。雖然手術都很順利,但還是會頭暈,膝蓋還是無法蹲下,還要面對直腸癌手術後遺症──每天腹瀉三十幾次。她幾乎都是坐在馬桶上睡覺,外出要靠止瀉藥。雖然如此,她坦然樂觀地面對手術的後遺症,直腸癌手術後一個月,她靠服用止瀉藥和吃少量蘋果,持續到慈濟當志工。但因為怕一直跑廁所,所以水和食物東西都吃得少,體力終究無法負荷,只好先暫停志工活動。
因家中小弟機緣而進入協會

七十三歲時看到家中小弟──台南圓場文曜老師,在經歷心臟手術後,說話變得有氣無力,家人覺得他好像是快失去生命氣息的人。但三個月後再見到他,居然變得很有精神,講話中氣十足,家人都覺得很神奇。在小弟文曜分享參加癌友新生命協會煉功經歷後,2008年2月,由二弟開車帶著虛弱的她和妹妹一起北上參加台北圓場兩天的基礎班課程,進入中華民國癌友新生命協會開始煉功。第一天早上課程結束後,當天下午就要啟動快旋轉功法,她患有嚴重的暈眩症,原本很擔心,但下午的快旋轉她卻一點也不會暈,第二天她繼續上課和煉快旋轉。回到台南後,每天如實在家早上和晚上都煉旋轉功至少一小時。她感受到協會的旋轉功法讓她不再受到眩暈之苦,而且讓全身氣血循環改善,於是在2008年4月帶著同樣有著暈眩症的大弟和友人洪太太北上參加基礎班。
協會功法改善幾十年的身體舊疾,促使全家一起加入修煉

她幾十年來都無法蹲下或跪下,若要坐在地板時,都只能用屁股直接跌坐下去。煉了協會的旋轉功才短短的時間,她發現本來一直繃得緊緊的膝蓋,有鬆鬆的感覺。她就試看看能不能蹲下去,沒想到居然能蹲下去,而且還可以輕鬆地站起來。幾十年來的暈眩症和膝蓋老毛病,因為煉了旋轉功在短時間內就改善,更加深了她對協會功法的信心。因為小弟文曜的引薦,在陳珠大姐的帶領下,陳家五姐弟都進入協會,每天煉功來改善身體的病痛。

老師曾提及,家中姐弟如能同時修煉,能量加乘,事半功倍。2008年4月第二次參加基礎班後,回到台南,她就想辦法找場地,很快的就租借裕民里活動中心,每周三次和弟弟妹妹們一起煉功。2008年5月,協會在台南開始第一次的基礎班課程。台南圓場因為陳家五姊弟護持,這十年來雖然幾經搬遷,仍一直存在。2014年在小弟文曜的大力呼籲下,協會終於擁有屬於自己的家──五百多坪的台南圓場,同時是國際教育中心。
脊椎旋轉功,即是放下身段,時時保有謙卑感謝的心

陳珠大姐自五十歲開始投入志工,不論基督教青年會(YMCA)、台南瑞復早療中心和慈濟都可以看到她的身影。她說:「人苦我痛」,因為這樣的慈悲心,她只要能付出就盡量付出。每當她看到有困難的人就會伸出援手幫助,雖然自己所得並不多,但她寧可自己刻苦。這十年來,身體的苦難因為天天煉功而變好,她心心念念想到的就是要把這麼好的協會和功法讓大家知道。她每天必做的脊椎旋轉,先慢慢把頭往下捲的鞠躬動作,就像她的人生態度──稻田中飽滿的稻穗迎風向下彎,放下身段,時時保有謙卑感謝的心。

新生命文化部   校對|文化部編輯小組 整理於2018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