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19-03-08 感恩生命奇蹟的恩典|詹睿淳 撰文|詹睿淳


【醫生判轉移的她剩三個月的生命,對生命不低頭的她起死回生,每次看到過去的病容,都驚訝地發現自己的生命力。因為對許多癌友的關心與愛,現在她不斷到處分享,為癌友們伸出援手;哪裡有需要,她就出現在哪裡,這是源自對生命、對協會的感恩。】



令人聞之色變的癌症,對我而言,它曾是生命中的一道晴天霹靂;是深痛的生命體悟,但最終也成了上天賜予我珍貴的生命禮物。
第一次生病的痛未讓我深切悔悟
我永遠也忘不了被醫院通知的那個當下。2011年10月7日,在教育工作服務即將屆臨退休前的4個月,得知自己確診罹患乳癌三期。我的病理化驗報告顯示,腫瘤賀爾蒙受體呈現er(+)、pr(+)、her2陽性(管腔B2型乳癌)。手術全切腫瘤5公分,轉移淋巴清創31個,其中4個感染。所有癌友可能經歷的治療:手術全切、小紅莓、歐洲紫杉醇、放療、標靶、服用五年抗荷爾蒙藥物,我都走過了。手術的皮肉傷痛還沒明顯消失,接踵而來副作用的煎熬最為痛苦,小紅莓、歐洲紫杉醇的毒性造成身體強大損傷:白血球急速下降、嘔吐頭暈、皮膚巨癢、睡眠障礙、身體黏膜受損、指甲變色、嚴重掉髮、剃光頭的悲傷心情、全身關節酸痛、恐懼擔心如影隨形,糾纏不離,讓人度日如年,更無生活品質可言。
上天恩賜禮物:復發轉移的深痛領悟
每個癌症病人深刻且揮之不去的恐懼,就是時刻擔心復發及轉移。縱然,每三個月也依期到院接受檢查,但是上天卻安排我走向人生另一段更崎嶇難行的生命幽谷。罹癌兩年五個月後,因為覺察左側腹部、腰椎嚴重不適,也經電腦斷層掃描、正子斷層掃描檢查,醫師告知已經"一次性轉移"到肝臟、肺臟、淋巴、骨頭(尤其是腰椎、髖關節部份)、肋膜,且醫生更告知家人,我只剩三個月的存活期。僅管難以抑制悲傷的淚流,但是內心仍堅毅地告訴自己,我一定會勇敢地面對這一場生死戰。被強制住院治療後,嚴重嘔吐,無法進食,連喝水也吐水,不支的體力讓我的生命值有如手機的電量耗盡只剩5%,凶多吉少的死亡恐懼縈繞在腦際,我內心不斷地吶喊:我的人生不要就這樣結束!不捨讓家人悲傷,我告訴自己,就算掉落黑暗的萬丈深淵,自己也絕對不能放棄,無論如何,都要堅持不懈地求生,只有「懷抱希望,絕不放棄」是我強烈的信念!主治醫師說每星期進行一次,要持續兩年化療。先經過五個月的化療後,接著每三個月MRI、TC檢查,病情持平,雖然沒有惡化,但是恐懼害怕,總是如蛆附骨、如影隨形地侵蝕著身心。然而,就在這時候,峰迴路轉,否極泰來,經由親友的力薦,我成為「中華民國癌友新生命協會」的一員,一路走來是癌友也是志工。我的生命有如將已近乎止息的棄嬰,在冷峻刺骨的冰雪寒冬中,接收無數的愛與溫暖,好似有如來到香格里拉如沐春風的懷抱!這些化成我滴滴感動的淚水,熱淚不斷撫慰了我傷痕累累的身心。2014年10月,醫院的檢查報告讓人振奮,病情呈現大翻轉──轉移的各個部位,原本已佈滿大小黑點的癌細胞,竟然出現奇蹟似的好轉。醫生告知只剩肝臟一個1.2公分的黑點。甚至到了2015年初,全身的癌細胞都不見了,2015年十二月經正子斷層掃描癌細胞99%都看不到。這好似做夢般的奇蹟,竟然在我身上發生了。
感恩我的醫生為我緊急滅火做了完整治療,同時在協會期間,透過協會老師的功法、心法煉身煉心,「慢、止、定、靜、安、慮、得」,慢慢學會了時時「覺察」自己的思、言、行,若是負面能量時,透過轉念,讓自己的心念轉為正向能量,身上的正向能量越多,就好像手機隨時電能充足,身體運作就越順暢。日起有功,不僅氣色越來越好,許多生病前的習性、慣性、個性因此轉化許多,許多同事說我完全變了一個人,家人的互動關係也更和諧,全家人綻放了笑容。
病,它是來幫助我們,並完成生命中所欠缺的部分。經過這場病痛的淬煉,我抱著感恩、感動的心去看世界,而世界一切變得更良善美好啊!感恩上天,賜予我這個新生命;感恩協會,在我生命寒冬中傳愛送暖,圓滿了我的家庭。希望在我有限的生命裡,能幫助許多正在生命中無力、不知所措的人們,走向真正的輕鬆自在,健康喜悅。
讓我們把愛傳出去,幫助美麗的世界,愈來愈圓滿吧!

新生命文化部   校對|文化部編輯小組 撰寫於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