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19-03-08 如夢初醒|洪詩涵 撰寫|洪詩涵

民國100年4月在成大確診為乳癌三期C,醫師馬上幫我預掛第二次門診,準備定位開刀!!腦袋對於「乳癌」都還沒能全盤接受,「開刀」更是另一個恐懼…
回診時,我沒選擇開刀,所以醫師就在診間跟我翻臉,簽完名後便將病歷表丟給小護士,我跟他的緣就畫下了句點。
到了9月,腫瘤還是被我恐懼的心給養大了,期間因為情緒壓力大,有過長達一個多月無法睡覺的苦,火氣大到連呼吸都覺得整個人要燒起來了,然而腫瘤卻愈來愈痛,最後選擇了柳營奇美接受治療。看著電腦建構的資料寫著“4T”,我心理也有了底…四期,腫瘤太大先不考慮開刀,伴隨著骨頭轉移,沒能多想了,醫師說先拼效果,豈知,拼效果的結果就是下重藥,一路9次的化療下來,我已累垮了,每每累到眼皮打不開,過著很沒品質的生活,心情一直是很低落、憂鬱、沮喪,思想情緒一直是很負面。每次的化療都是一種恐懼,每次前往醫院治療,在高速公路上總有打開車門跳下去的念頭,然而要活沒志氣;要死沒勇氣,看著家人為我的擔憂忙碌,母親還要為我備餐,先生每星期帶著孩子來探望,點點滴滴一切的無奈都讓我好想眼睛一閉就不要再醒來了…真的累了,做完9次化療我就當逃兵了。
自己在探索公園附近“盲修瞎練”了1年,漸漸的乳房開始有了異狀,但我卻被化療的可怕陰影綁架了,我隱忍著痛,不敢再去化療。102年3月嚴重惡化…右側乳房被癌細胞啃蝕潰爛;左側乳房同樣紅腫發炎,淋巴腫大障礙手部活動機能手肘無法彎曲,肺部嚴重積水,從平躺睡覺一直到幾乎坐著才能呼吸,親情柔性勸說下,才決定接受治療。
這次狀況又更甚上次,脊椎腫瘤一顆變三顆,醫師看完傷口,什麼也沒說,只說了“馬上化療”,於是我又再度住院21天,等到病情控制住了,才出院回到久違的家,在家還讓妹妹幫我換了一個月的藥。有次回診換藥,處理傷口的護理師偷偷告訴我一件事…她說,她從事護理工作這麼多年從來沒看過這麼嚴重的傷口…
我很感恩這次的惡化,因為它的因緣,讓我有機會接觸身心靈的觀念,自己心更開了,不再那麼低潮。我曾問過醫師,化療是全身性的,那脊椎的腫瘤會被治療到嗎?!他確切的說“不會”!當我準備接受骨頭電療時,骨頭掃描居然沒看到我的腫瘤,它消失了,找不到標的物可對治…而我決定讓自己的生命有更多的可能性!大概就是因為這樣的心念一出,某個因緣我來到了新生命協會用餐,隔兩天正好是102年11的基礎班,我就進入了這個大家庭,與師兄姊們一起過生活。期間,狀況不錯,已經省去化療的程序,一直都是打著標靶藥物“賀癌平”,因為醫師也不敢停藥,畢竟我沒手術,病灶仍在身上,只是控制的很好。
乳癌服用賀爾蒙抑制劑,導致子宮內膜增厚且癌變,104年3月確診子宮內膜癌,一併切除了卵巢及子宮,術後休息一個月,還參加了協會主辦的公益路跑,我跟著去路走。
106年5月,右手淋巴嚴重水腫,肋骨的疼痛感較以前明顯,再度住院接受治療,醫師安排了正子攝影,才發現病況不簡單,癌細胞已經環繞整個胸壁,星光點點,肋膜的腫瘤很接近重要器官,於是再次開始化療,只是這次的化療,每次打完藥回到家面對的都是身體不同地方的不舒服。醫師嚴謹的告訴我「不准脫隊」,一定要配合治療時間,因為有過不良記錄,加上這次真的有點危急,所以選擇當個乖乖配合的病人,不去抗拒,先過這個坎再說。
感謝期間圓場同圓每天不斷的為我合心祝福,我都認為因著這份祝福這份愛,我的癌細胞才沒有變異,不然醫師又要頭痛換藥了,而我又得面對不可知的副作用了。
一路走來,從恐懼、害怕、低落到現在如實面對,外人看似勇敢堅強,然而我知道我的心更柔軟了,更能貼近癌友的心,更能理解癌友所需面對的心路歷程,我們或許病況不同,但我們都曾經有過一段很不一樣的路…
能夠再度平靜的面對生命的衝擊,不是與生俱來的,是透過在協會跟著老師們的引導學習而來的,不論是在功法的學習,還是心法的聆聽體會,它們總能在生活中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疾病不是修為的成績單,但卻可化作修煉的增向上,讓我再次看到自己需要的調整。
感恩能有善知識老師們的帶領,讓詩涵生命的修煉道路可以走的很踏實;感恩有著一群共同生活的家人夥伴們,讓詩涵的生命不孤單。
我想這是生命以及老天爺對詩涵的慈悲!

新生命文化部   撰寫於2014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