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19-03-08 我以為折翼,其實可以強大|陳美燕 文章整理|王 愷

【連續2年除夕夜,經歷親人離去、先生叛離、自身罹癌。治療一年後,醫師再度判已轉移肺臟,變成乳癌末期。美燕從用藥物控制,求能有平靜,到現在快樂、擴大愛與分享,找到生命意義。】



二專畢業後,因為家裡經濟關係,我就去工作。一年後,因為在家裡工作的媽媽,一個人太辛苦,於是我辭掉會計事務所的工作,回到娘家陪伴媽媽一起工作。31歲那年的除夕半夜,爸爸自殺了,雖然自小感受不到爸爸的愛、但他是我的爸爸,還是我內心很愛的爸爸,我受到很大的打擊。我在30歲結婚,我一直以為找到了靠山,與先生結婚13年間,先生把一個女人的顏面長期踩在地下。我被金錢折磨,因為要幫他處理卡債;我被精神折磨,因為他常常不歸,我需要面對他的法院的單子,長期折磨,讓我身心俱疲。
2016年的除夕夜,台南維冠大樓地震倒塌,有7天時間,我的先生在維冠大樓陪伴另一女人,留我一人獨自面對愈來愈大的乳房腫瘤,我求他回家陪伴害怕的我,卻被拒絕。2016年3月確診乳癌二期,確診3天後,我決定離婚。我跟媽媽說:我生病了,我想回家。媽媽說:孩子你回來,媽媽會照顧你。
回到娘家的第一年,經歷了化療、電療,我的心恐懼不安,求神、拜佛,靠著精神藥、鎮定劑、憂鬱症的藥來控制那一顆忐忑不安、面臨死亡的心,但是藥對我完全無效。2017年3月,作完乳房電療,醫生告訴我,肺部可能有腫瘤需要追蹤,我問醫師追蹤肺部腫瘤會不會影響治療。醫師說,「肺部如果是腫瘤,就是末期,早與晚治療都一樣」。一句話把我帶進深淵,我覺得好累真的好累,就如當年婚姻痛苦,常想一了百了,但為了我那堅強無比、又可憐的媽媽,讓我放棄了那個念頭與行為。
我告訴自己,一定要讓自己找出一條活路,不管能活多久,只要能讓心安定平靜,不要整天徬徨無助。因緣際會,我來到了癌友新生協會,參加了基礎班,啟動快轉前一天,我肺腫瘤開刀才出院。我對自己說,不管傷口會不會裂掉,我就是要來啟動快轉,我知道協會的師兄師姊會把我照顧得很好,憑著這信心,我啟動快轉,並且告訴自己,一定不能停,因為這是我唯一的活路,我再不要忍受等待的滋味。
轉化班,弘璋老師告訴我:你從來沒有愛過自己。我突然發現,從小到大,為了媽媽、為了家裡經濟;結婚後,為了先生。一直一切都為別人,沒有愛過自己,所以我現在好愛、好愛自己。在轉化班的五天是我生病後最快樂最快樂的5天,我不再是一隻受傷、翅膀已經折斷的小鳥,我好快樂。
現在,除非工作,我都是盡力、盡量來協會煉功、跟班。特別在高密度班,讓我了解協會的功法與功法會帶給我們的感受與作用。我更深入的了解到弘文老師的心法,在心法下慢慢的把身心都找回來。明白協會、弘文老師的心法,都是在生活上可以遇到與用到,只是我們沒有連結、不會應用。
我很感恩來到新生命協會,老師、師兄、師姊給我以前從沒有的滿滿愛。我學會對過往感恩,我感恩老天爺送給我這個看似綁住,其實是幫助我離開舊有生命的禮物,給我了一個新的生命。我感受到生命是那麼的有意義,感恩大家的在,讓我有機會和你們在一起,我學會愛不只對親人、朋友,可以因一面之緣,把愛擴大出去,感恩大家今天給我機會分享我的生命故事。

新生命文化部   影片-錄音記錄|洪詩涵 蘇素珠,攝影|洪淑貞,錄音剪輯|王 愷,影片後製|王 愷 整理於2019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