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19-03-15 走在幸福路上|鄭素珠 口述|鄭素珠 整理|林雅清 范麗珍 黃富春

2011年3月確診一期乳癌,治療結束後,以為痊癒了,重回職場,一切又回到從前。2012年2月因同事介紹進入協會,因為是上班族,所以只在夜間部煉功,把它當作普通的運動。
那時參加基礎班有印象的只有弘璋老師、俊宇老師和秀芝師姊,其他都不認識,沒煉多久就離家出走了。
領悟。禮物
2014年9月復發、轉移,病程直接從一期到四期。當時覺得萬念俱灰,思索著人生接下來該怎麼走?也不敢問醫生我還可以活多久?醫生鼓勵我好好完成治療,我從高雄遠赴台大治療,希望可以用更好的藥,但是我不符合專案治療計畫。因為抗藥性的關係,病況越來越不好,肺積水越來越嚴重,兩個禮拜要抽肺積水一次,後來才知道抽肺積水的嚴重性,稍一不慎容易感染,只要感染了就要進加護病房。
那是我人生最黑暗的時期,在家當三等公民,等吃、等睡、等死。現在回想起那段時間,我變得非常不可理喻,覺得家人不夠關心我,對他們有諸多不合理的要求。對我家師兄更是情緒勒索,希望他不要上班專心陪我,現在覺得那時對他很殘忍。化療這麼多次,身心俱疲,不過我感謝還有藥可以醫。以前覺得還要去醫院化療,很累,現在覺得有藥可以醫,真的很感謝。
重燃希望
2016年10月乳癌姊妹淘睿淳師姊的例子,四期乳癌幾乎痊癒,讓我又燃起希望。2016年12月再回到協會,積極參班,積極煉功。參加轉化班、高密度、金剛班、逆轉營等課程。我對埔里轉化班印象深刻,那時肺積水嚴重,很喘,要爬觀音瀑布,我懷疑我有可能做到嗎?小心翼翼的走,希望同伴朝軍師姊能好好護持我,因為我禁不起跌倒。護持我到第二層時,同伴希望我休息,因為第三層比較陡。但是我覺得我可以,我自己一步一步往上爬,我做到了!我們的能量超過我們的想像。如果不是參加轉化班,而是和家人一起,我一定爬不上去,因為在家人面前我會任性。
我的改變
今年我又邁出一大步,我瞞著醫生坐長途飛機去土耳其,我家師兄還說我體力很好。我參加逆九、逆十,護持攝影組、接待組、敬飯組、口令組,又加入主廚團隊,師兄姊的讚美讓我很得意開心,更有信心。我會在擔任主廚之前先Google菜單,希望設計大家都能吃得下的菜單。我學到「什麼事都不要預設立場」,要勇往直前。煉功、參班、護持,護持別人就是護持自己,非常感恩。
傳統婦女凡事以先生小孩為主,要學習多愛自己一點。我因為煉功,所以副作用很少,可以到處旅遊,我家師兄完全支持我、陪我到處玩。旅遊時心情非常好。我的腿因為化療,變得像木炭一樣黑,石頭一樣硬,這是化療了很久的後遺症,而且因為放療導致我不會流汗。醫生說的這是不可逆的,但是我不相信,我更加認真煉功,參加身心靈課程。現在的我會流汗,腿變白,沒有什麼是不能改變的,就像我之前説的,我們的能量超乎我們的想像。
很感謝我家師兄的力挺,平常我在圓場煉功,不像之前一直去煩他要他陪我,假日一起去遊山玩水。我非常感謝他擔待我以前的無理取鬧。
今天的我
現在我家師兄已經和我一起進入協會這個大家庭了,我們就是走在幸福路上。剛進圓場時,我很冷漠,心是封鎖的,不習慣大家的擁抱,不習慣肢體的接觸。雖然礙於禮貌而擁抱著,但是總覺得心裡是遙遠的。不斷參班後,現在心打開,笑容也變多。微笑是讓我們生命變輕鬆三招之一,微笑讓細胞圓圓亮亮像18歲一樣。
來協會煉功、參班、護持,聽老師的心法。雖然生活中難免還是有負面想法升起,聽完老師的心法,學習去轉化成正念來幫助自己。真心擁抱自己,就是走在幸福路上。
我為我的基礎班設計了一張海報,上面有所有老師和所有營長,跟著老師的腳步,沒有慧根也要會跟。祝福大家都幸福久久,走在幸福路上。

新生命文化部   校對|文化部編輯小組 整理於2019年0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