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19-08-22 逆轉讓我療癒創傷|莊雅婷 文章整理|王 愷

莊雅婷,醫院工作者,發現乳癌卻焦慮到不知道怎麼辦?醫院的經驗,讓他理解罹癌必須找到一個團體,光靠個人、家庭是撐不住的。咬牙撐過八次化療,逆轉清出辛苦與恐懼。自己經歷過,才了解原來陪伴不容易。


我是台北圓場的莊雅婷,是2019年04月加入協會。逆轉6的班歌「從頭再來」,「心若在、夢就在」這句歌詞把我打回原形。讓我回想到(2018)12月27日被診斷乳癌,(2019) 1月初裝人工血管,立刻化療。即便我在醫院工作,但癌症發生在自己身上時,衝擊還是非常非常大,所有的生活立刻被改變。在家整個焦慮至少三個多月,一直查資料。我在醫院工作,資訊一定很多,但是就是非常的焦慮,不知道怎麼辦?
因了解化療會有很多副作用,就想找一個氣功來練。腦海中浮現一定要找一個團體,因為即便找到很好的氣功,癌症這麼大的事,沒有找到一個團體,光靠個人、家庭是撐不住的,自己一個人是走不下去的,所以一定要找一個團體。很幸運的在3月31日晚上,看到有位癌友說旋轉?進到協會新的網站,隔天4月1日在離家很近的行義路里民活動中心,有一脊椎保健講座。那天給我很深刻印象,因為參加的人不多,但工作人員好多,我就想怎麼會有一個團體,這麼願意付出。當下的互動,讓我馬上感覺這是一個非常不一樣的團體。
我在醫院工作,醫院的陪伴,在制度壓力下,可以帶給化療病人陪伴,相較現在來協會,真的覺得是差太遠太遠了。協會非常非常了不起,我非常敬佩老師、所有護持的人,很難想像就這樣走了20年,真的很不可思議。
我剛做完第八次化療,覺得咬牙撐過那八次化療,一直沒有時間好好看待自己。那種辛苦,就是咬牙把它撐下來,然後說:這些都過去了,但身體不會說謊,其實真的沒有過去。對我而言,協會逆轉是動態的創傷療癒,逆轉讓我的身體自然反應出化療的辛苦,平常是沒有辦法清出來,不是找個人說說話,就可以清出辛苦與恐懼。逆轉時的哭,是不可控制的哭,是身體真實的反應,不可預期的展露。
備註 --愷愷老師回應:雅婷會自然流露因為相信、守住初衷、臣服。尤其她自己在醫院工作,知道陪伴跟深度陪伴不一樣。自己經歷過,了解原來要陪伴沒這麼容易。身體不會騙人的,沒有經過逆轉,雅婷會自以為一切都過了!會自我安慰很好、還好。旋轉現原形,旋轉必須要在一個很好能量體下,就能達到一定清理作用。

新生命文化部   逐字稿|張惠玟 影片[ 錄音記錄:蘇素珠 洪詩涵  攝影:李應政  錄音剪輯:王 愷 影片後製:王 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