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19-11-25 骨癌末期的追趕跑跳碰|蘇美玉 文章整理|王 愷

去高密度救命,才慢慢瞭解,原來功法細節就藏在神韻裏。為什麼一定要等到這時才願意重頭再來。在高密度重新定型,不做失能的人,借高密度護持團隊看到自己的盲點。現在回復往日煉功的水準,且癌指數降一半,相信、堅持,老天爺會許一個不一樣的人生。



我是汐止圓場蘇美玉,進協會五年。去年為了給孫女好的環境,把家全部打掉,一天閃到腰,本來好好的我,連上床睡覺都要有人扶,拿湯匙吃東西時抖、抖、抖,沒有力氣,就像八十幾歲的老太太,可是我才剛六十呀,我的人生怎麼變成這樣呢?做超音波檢查,醫生說有問題,要轉到大醫院,證實是骨頭有癌細胞,那一天每分每秒,對我都非常漫長。醫生說是乳癌轉骨末期,癌指數已經飆到2000多,平常聽說癌指數飆到20、30、200就已經嚇得半死,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害怕過,癌指數2000多。出了台大醫院,對老公說我需要一個肩膀,就放聲大哭,第一次發現,周遭的人對我都沒有意義,我很真誠的跟自己在一起,感受那個怕。我先生很樂意照顧我,但我不願意這樣過一輩子,我不願意像行屍走肉,在家裡讓先生照顧到失能。
骨癌末期的我有嚴重骨質疏鬆,醫生說,我唯一可以做的活動就是走路,他說我沒有骨折算好運氣,除了走路外什麼都不能做。回診時,醫生問我有沒有走路?我說我不敢走太久,只走兩公里,醫生差點滑倒,訝異說:「我說的走路,是慢慢走個五分鐘、十分鐘,沒有叫你走這麼久。」後來我想一想,我沒有像醫生說的那麼不堪,我可以走兩公里,為什麼要走五分鐘、十分鐘?這一切歸功協會功法,因為我們的功法就是練腳力,我是有勝算的。
每一年的高密度,我都要再去調整,讓自己重新定型。骨癌確診後,在圓場,只能躺在旁邊看同圓煉功,就像最初到圓場時一樣,但我告訴自己,可以煉五分鐘、十分鐘都好。在圓場最長都沒有煉超過三十分鐘,就肌無力撐不了。我到高密度,先生私下line真慧師姊,請她幫忙照顧我。到高密度,我想癌細胞它會升級,它升級我同樣升級,當然不能再用以前的技術。所以,這次我完全不用自己的方法,借助高密度護持團隊的眼睛,看到需要修正的地方,自己是看不到自己的盲點,這真的非常非常重要。
記得有次在做脊椎旋轉,有雙很有力的手把我撐住,這動作之前寳珊老師幫我調過,但那時還沒到生死關頭,完全沒有在意、認真。這次去高密度是救命,才慢慢瞭解,原來功法細節就藏在神韻裏。平常為什麼自己都沒有感受到?一定要等到這時才願意重頭再來。不管前期或新同圓,日積月累,有時不知不覺蒙塵,但自己不會有感覺。在高密度,透過很規律的生活,沒時間滑手機。依照慣性,我不喜歡做功課,可是這次我真的乖乖的做功課,每個功課都讓我看到自己是不是進步了,還是停留在哪一個地方、哪一個點。
愷愷老師去帶高密度。那次,愷愷老師全程只有「快、快、快、快、快、快、快」,那時我的體力有點飄飄渺渺,但我就是奮力一搏。醫生當下告訴我的癌症末期是事實,但我不相信我永遠都會停留在這個階段。老天爺是根據自己的信念創造命的,如果相信可以做到什麼樣時,老天很慈悲,一定會許你一個不一樣的人生。高密度回來後,我回復以前的水準,可以轉完全程,真的好開心。有同圓會覺得旋轉好像沒什麼,但失而復得時,才知道怎麼去珍惜這個功法。我們的功法非常好,如弘文老師說很~緩慢,完全不會傷身體。我的生命就是這樣,相信可以轉,慢慢慢慢恢復到現在可以轉完全程,而且短短的兩、三個月,癌指數已經掉一半,剩1000多了。生命走到一個底谷,如果願意,會發現到真的就是一種禮物。

愷老師回應

美玉在高密度「快快」那次,我知道她的身體狀況,原本沒預期美玉會轉全場。帶完場,我特別對美玉說:「哇~你居然轉完全場」。「快」跟「亂」不一樣,協會的功法不會傷身體,這是事實,但若只用自己的方法煉,常會進入「亂」,就容易傷到身體,一定要把慢的基礎打穩。大家都說高密度都只煉「慢」,殊不知慢是為真的能快。想「快」,卻根本沒有能力「快」,這時「快」是「亂」,亂流撐不了。美玉曾說,當她發現愷愷老師帶快時,當「亂」不見時,就真正進入「快」。「亂」是硬撐,不是從主軸發動,從下面硬帶上去,會分別看到腳踝、膝蓋、股關節、腰椎的動,前後有一到兩秒的差距,讓腳處在扭著狀態,撐不久的。主軸就像陀螺一樣,要從上面轉。很多同圓在快轉時,呈扭曲狀,然後腳踝、膝蓋、骨盆、腰椎受傷,卻說旋轉讓他受傷。要好好慢,慢不了,受不了,只想快,但總不能等到失能候才能慢。

新生命文化部   逐字稿|李露蘋 影片-錄音記錄|林俊璋 攝影|楊琍雯 洪淑貞 錄音剪輯|李露蘋 影片後製|李露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