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20-03-26 斷掉恐懼痛苦的輪迴|秦嫚嬪 文章整理|林世卿

秦嫚嬪31歲時發現罹癌。罹癌後在家惶恐不安,許多建議與資料都無法讓她不恐懼。媽媽拜託嫚嬪到台北圓場煉功生活,讓自己安心,協助身體機能恢復,面對生命的課題,重新微笑面對生命。


我叫秦嫚嬪,1705期,是癌友,來協會兩年。父親在我國小六年級時罹癌過世,從此我和阿公阿嬤住在一起。媽媽因為工作關係,大概只有過年一、二天可以看到媽媽。因隔代教養與年紀差距,我幾乎沒有和家裡長輩溝通聊天與談心。
平常媽媽不會打電話給我,我也不會打給媽媽,當時和媽媽的關係,只有需要用錢時才會想到她。每次向阿嬤拿零用錢,我會好緊張,阿嬤總會說:「你阿母沒有拿錢回來」,這樣的生長環境,金錢對我很重要。我在很年輕時就開始工作,找到一份高薪的業務工作,看到豐厚的報酬很開心,但內心很空虛。緊繃的職場生活持續了十年,為了不讓伸手要錢的恐懼感再度上演,我一直追求著存摺上的數字,來填補內心的恐懼。
不圓滿的家庭,讓我很渴望有一個完整的家,跟老公交往不到半年就結婚。我高薪又有了屬於我的家庭,覺得從此可以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可以一帆風順。但內心深處總有個念頭,覺得好累,很想要休息。懷孕生子後,在高壓環境工作下同時帶小孩,非常非常累。小孩兩歲時,我的胸部異常,一直出血,開始發現時並沒有往不好的地方想,只覺得內心有一點恐懼,拖了一陣子才敢面對。醫生說是乳腺癌,我回應:「蛤!癌症!這怎麼可能!我才31歲那麼年輕」,一直不願相信這就是我。
癌症對我來說並不陌生,爸爸是癌症過世,媽媽在十多年前同樣有原位癌。癌症在我心裡有一個陰影。我的內心非常恐懼,每天在家裡上網搜尋資料,越搜尋越緊張,反覆看資料,越來越擔心。直到看到有網友到癌友新生命協會煉功,她的生命因在這裡生活,過得很好,有很大的改變。開刀後,出院當天,我揹著兩個引流裝血袋,請阿嬤陪我來協會,感覺很溫暖,融化了我的心,當天就留在這煉功。
但手術傷口五六次的清創,需要暫停到協會。醫生要我不要動,我就在家不敢動。待在家裡,重演著生病開刀前那段恐懼和害怕。生病時,親朋好友都會給些建議,改祖墳、每個月花費上十萬吃保養品,做了那麼多,還是沒有辦法克服心中的恐懼,每天在家裡擔心、恐懼、害怕。大家說這對你好、那對你好,後來發現,其實只要心定了,什麼都好。媽媽看不下去,拜託我趕快再去圓場煉功,我實在受不了媽媽的叨唸,回到圓場,在圓場,透過很多功法調適心情。記得剛來的時候,不曉得怎麼跟大家融入,以前很害怕和人群接觸,不曉得要怎麼和陌生人溝通講話,後來發現大家外表雖然看起來比我資深,但內心一樣有小男孩小女孩的感覺,到協會真的好開心。
到協會之後,我參了好多班。高密度是協會很重要的一個班,密集的煉功十天,我是在這個班得到很多感受跟啟發。我的脊椎側彎,腰常常都痛到不行,每次睡覺都會被痛醒,在高密度深層的煉功之下,腰居然不知不覺就好了。因為化療,喪失一些生理機能,MC不會來,在高密度煉功期間,居然生理期又來了,透過煉功,讓身體慢慢地恢復到原本該有的機能。現在的我,持續地參班,我告訴自己,每次基礎班我都要來,時時地提醒自己來協會的那份初心,不可以忘記初衷,不要再回到過往的生活和那段治療的痛苦。
我覺得自己最大的改變是,以前常常把手指向外,指責別人,我現在學會用感恩的心去看待每一個事情,很多事都會變得很圓融、很美好。修煉這條路是一輩子的事,協會成立了二十年,陪伴癌友很久,相信只要好好地跟著協會老師的腳步,會創造生命的奇蹟。現在每天最開心的事,是可以來到協會跟大家在一起,真正大笑,自在地旋轉,可以來協會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慢慢地累積,每個人一定都可以創造屬於自己的奇蹟的。

新生命文化部   逐字稿|黃雨柔 楊雅如 影片-錄音記錄|林玉琇 劉秀慧 黃如琴 照片攝影|張惠玟 劉坤達  錄音剪輯|楊琍雯  影片後製|楊琍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