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20-05-11 活久久走久久快樂久久清楚久久(四)|蘇美玉 文章整理|林世卿

【癌指數飊升到兩千多,並沒有讓她卻步,在這最危急的時候,過去煉功打下的基礎,讓她依然有能力行走,靠自己的相信,創造生命的力量。每個人都是自己生命的主人。】

在協會裡,從來沒有鼓勵你做化療或鼓勵不做化療,你一開始決定不做化療,後面還是可以做。同時你一定要有機會跟你的身體好好的對話,你一定要了解你的身體,要真正的安住,跟你的身體在一起。歡迎我們的美玉師姊。


我是美玉,我是二〇一四年到協會來的,當時是乳癌三期,進來協會之後,我發現這個功法比化療更適合我,我已經壓迫我的細胞一次了,還要再用化療殘害它第二次嗎?所以就決定專心的煉功,後續的化療、放療及淋巴全切除,我通通都沒有做,我有將近三年的時間,在協會至少煉兩場才會回家。效果真的很好,可是效果好,不見的是好事,因為輕慢心就開始出現了,我的體能狀況都逐漸恢復了。後來考驗真的就來了,剛開始還好,後來我是痛到起床都要我先生扶我。

我在去年初剛滿六十歲,可是我拿筷子拿湯匙是抖抖抖,我想我人生才要開始,難道我要這樣子讓我先生照顧到失能嗎?醫生給我的診斷,除了是少奶奶(乳癌)以外,癌指數飆到兩千多,有位師姊很憂慮的告訴我說「怎麼辦醫生說我的癌指數飆高了」,我說「飆到多少?」她跟我說二十幾,一聽二十幾我就跟她說「你放心,我這個兩千多的在前面擋著,你二十幾的連排隊都排不上呀。」那位師姊就放心很多了,在協會我們就是用生命在教育生命,知道醫生當下的判斷是正確的,但是他沒有看到我後面經歷的這一段,比如說醫生說我如果骨折的話會很嚴重,除了走路以外,其他的事都不能做,那時候乖乖的我就說好,第二天我就去走路。我跟醫生說「我昨天有走路」,醫生問我走多久?我說「我只走兩公里」醫生嚇呆了「我的意思是你走五分鐘呀,有動就好了」我後來想一想:對呀,我的體能並沒有失去呀,這兩三年我煉的,我們的旋轉都是煉腳力。

我發現這個功法真的很好,因為即使在我最無助的時候,我都可以走兩公里,那我是要躺在家裡給我先生照顧到失能嗎?還是要走出去呢?我當然要恢復我生命的本能呀,因為那是我與生俱來的,爸爸媽媽給我的。只是我沒有好好的珍惜,或者我疏忽了,吃飯的時候沒有專心吃飯,睡覺的時候沒有專心睡覺,遺失了我的本能,那我就再把我的本能找回來。我真的很感謝所有的醫療團隊真的很認真要幫助我。我的醫生告訴我說,有一個實驗計劃很適合我,問我要不要試試看,我當下就覺得好,只要有任何希望,我都願意嘗試,而且正好那個藥物非常適合我。

我開始治療後效果真的好,醫生都嚇一跳,他看我回診一次比一次好。我剛開始跟他說我要參加活動時,他都說,你不能參加活動,你不能做這個,你只能做那個,現在呢,我只要跟他說我要參加協會的轉化班、高密度營隊會幾天不在,我的CT要延期什麼要延期,我的醫生都覺得只要你可以過得更好的話,你都去~所以我們生命的主人就是我們自己,只要你願意好好地跟他在一起,我很珍惜協會,像這段期間因為疫情的關係,家人會不放心,可是我的家人都不會有這樣的想法,因為他們知道我是來煉安心的,他們都非常放心地讓我在這邊。

愷老師:我總是告訴我的夥伴們,我們要活久久,但是活久久你要走久久呀,身體一定要煉好,現在煉功大部分都在身體。可是你有好的身體,你沒有快樂怎麼可以,所以你要快樂久久,快樂就是要不害怕,還有很重要,要清楚久久,不要到老的時候,失智了造成孩子的困擾,不失智很重要的一點,你放得下你曾經很在乎的東西,包含感情、金錢。這段疫情期間,我總是告訴所有的癌友說,我不怕但是我允許你們害怕,我會盡可能地把這個地方,形成一個有營養、有喜悅、有健康、有快樂的沃土,你的那顆種子無論定到哪裡,成長出來的絕對就是健康、輕鬆、喜悅、自在。謝謝大家。

出處:20200226扶輪社參訪同圓分享

新生命文化部   逐字稿|楊琍雯 影片-錄音記錄|秦嫚嬪 照片攝影|元 元 徐靜怡 錄音剪輯|楊琍雯  影片後製|楊琍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