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20-10-30 全然相信啟動內在療癒系統之(一)|陳冠妤 文章整理|王淑嬌

陳冠妤,乳癌第四期骨轉淋巴感染。因為脊椎旋轉流汗吸引煉功。腰椎挫傷藉旋轉恢復,用丹田呼吸解除發燒狀況,自癒力提升,流感很快就好。被醫生一句話幾乎打趴,在老師鼓勵和大家的合心祝福下,重燃生命力。



我在二〇一六年一月三日確診乳癌第四期骨轉淋巴感染。乳癌沒有讓我不舒服,但骨轉卻讓我非常疼痛。剛開始是腰酸背痛,接受治療的時候,總覺得那年冬天特別濕冷,每當我要走進醫院時,幾乎是舉步維艱。所以,我很能感受脊椎不舒服的痛苦,走路走不動,要換衣服時腳抬不起來,上廁所蹲不下去也起不來。一般而言,睡覺是最舒服的,問題是我躺不下去,不管躺什麼姿勢都不對,右躺、左躺、正躺都讓我覺得不適。

有一次,我到台北看中醫,一個不認識、同樣是癌友的患者寫了「癌友新生命協會」幾個字給我,他的字體很漂亮,我拿著回來上網了解相關資訊,可惜那時候新竹還沒有圓場。醫生叫我要多喝水、多運動,可是我手腳、全身都腫,腫到沒一雙鞋可以穿,我在操場慢慢地走,但就是不流汗。大概四五個月後,有一次跟一群不認識的癌友出去郊遊,因緣際會跟我同桌的師姊說她在煉旋轉氣功,我覺得好像是我之前上網看到的,就問她在哪裡練?她說在新竹食品路,去年底開的,要我隔天就去!

隔天下午,我到協會參觀。那一天,兩三個師姊和一個師兄在裡面煉脊椎旋轉,所以師姊就直接帶我跟著做。那時候還沒裝冷氣,很熱,師兄煉了快一小時,一直沒有停,我就不好意思坐下來,硬撐地跟著煉,全身汗一直滴。好不容易可以流這麼多汗,因為流汗吸引了我,所以第二天我就繼續來煉。即便事後裝了冷氣,去煉還是會流汗,就這樣煉!煉!煉!治療的副作用完全減輕。

治療期間,我還是跟朋友出國玩,有一次因為和導遊碰撞,整個人往前趴,腳扭到了。當我站起來,腳動一動,竟然還可以走,在以前這是不可能的,可能是煉了快轉,腳變得靈活。那時是在河南,走的是山路,一直到晚上我才發現腰椎挫傷,後面兩三天的行程,除了要上廁所,上車就不下車了,很痛!回到台灣,我把行李直接帶到醫院去打止痛、肌肉鬆弛,醫生開止痛藥給我吃,跟我講要帶護腰六星期,睡覺時同樣不能取下。

我想腰椎受傷了,不能到圓場煉功,就在家裡待了一星期,但我還是很痛啊!因為我一個人住,沒有人陪我,每到晚上痛的感覺更明顯,受不了!於是,我到圓場去看他們煉旋轉,有人陪伴真的不一樣,可以把痛轉移焦點,看著他們轉,我也想轉……於是,我就帶著護腰轉看看,上午場就這樣轉轉轉,轉的時候不覺得痛啊!下午用餐之後,我再把護腰拿下來轉,哎,我可以轉啊,不像醫生說不能動!之後我止痛藥就不吃了,來圓場旋轉,轉了大概十幾天,不一樣了,感覺到我的生命又恢復了彩色。

人就是這樣,身體煉好了,就得意忘形,人家在練重訓、練腹肌,我又跟著做,結果腰椎又挫傷,不能睡。那時真的好痛苦,不能睡,什麼姿勢都不能擺,連續很多天無法闔眼,頭痛欲裂。癌細胞是缺氧細胞,我頭好痛,我會不會腦轉?我很認真每天躺在床上做丹田呼吸,我不能讓腦細胞缺氧,我在很痛時有發燒現象,我就煉丹田呼吸,讓發燒緩解退熱,好幾次都是這樣的經驗。有一次是星期五發作,星期一進來跟著煉,中午用餐我無法跟著大家一起坐在地板上,是要坐椅子的,結果星期四去中壢參加愛煉六,我就坐到地板上,這個功法讓脊椎常常出問題的我,獲益良多。

以癌友的身分來講,懂和陪很重要,我在這裡,我被陪,我也陪人家。家人真的不知道跟你聊什麼,你有什麼副作用?有什麼不舒服?他看著很擔憂,他們笑不出來,我同樣很不舒服,但是看到他很擔憂的表情,我心裡更不舒服。如果周遭有癌友,可以介紹他到圓場來跟我們一起煉功、生活,我們很快樂,不會感受到我們是癌友,因為癌友就是要把心打開,來這邊學習功法、心法。老師告訴我們靜觀、覺察的重要,這不是只有病人需要,健康的人煉,可以提升免疫力跟自癒力。

以提升自癒力來講,我在治療期間,有一次流感,當時看診的時候,我跟醫生說今天不舒服不要打化療。醫生說:「沒關係啦!一下子就過了」。他以為我在逃避,後來護士知道我發燒,就拿溫度計來量──39.2度,醫生繼續開他的藥,可能看我精神不錯,因為我煉功之後,真的精神不錯。後來我覺得不舒服,就走去化療室跟小姐說:「我今天不打化療,明後天身體比較好再來」。我就是覺得不對,那天晚上我到住家附近的診所,請醫生幫我做流感篩檢,快篩結果是A型流感,這是我得流感好最快的一次。後來回診時,我跟醫生說上次來的時候是流感,他說:

「啊!流感很不舒服啊,怎麼可能?」。

「是很不舒服!」

「那你有沒有趕快來住院?」

我說:「我在你面前發燒到39.2,你沒有反應!」

「啊!真的嗎?」……

所以,自癒力提升,免疫力也提升了﹐很簡單的功法,好好地練,只要有覺察的能力,就會愈煉愈有感覺!

新生命文化部   逐字稿|李露蘋 影片-錄音記錄|謝宜靜  攝影|元 元  錄音剪輯|李露蘋  影片後製|李露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