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21-03-26 回家的路|邱 梅 文章整理|呂淑君

邱梅正覺得生活過得逍遙又養生時,罹患乳癌。加入協會後獲得許多關懷和重拾自信,漸漸喜歡這樣家的模式。透過課程克服內心的恐懼,學習承擔。



我是邱梅,我在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加入癌友新生命協會的中壢圓場,在我生病以前是一個很快樂的人,每天去爬山,下午就跟好朋友去喝咖啡,在社大進修野菜、養生、按摩的課程,過這樣的日子是非常快樂的。

我排行老八是家裡的老么,從小就體弱多病,自嘲所有營養都給哥哥姐姐了。我不喜歡打針吃藥,喜歡用天然養生方式來照顧自己,可是這四十多年來並沒有把自己照顧得很好。

二〇一六年夏天社大課程結束的時候,我發現到胸部有一個硬塊,我是乳癌第二期,說真的得到這個病症,會覺得為什麼是我?我平常那麼養生,現在不是過得很好的日子嗎?為什麼會發生在我身上?我又沒有家族史,如果有,我也認了。

後來社大按摩課的同學告訴我,協會每個月都有一次的脊椎講座課程,本來我覺得運動的方式有很多,不見得每天要到協會來,後來檢查報告出來,就邀朋友一起去協會看看,聽了脊椎講座後我就進來加入協會了。

我需要開刀做化療及三十五次放療,化療讓我掉頭髮、口腔粘膜受損,所以進食困難。我剛到協會的時候因為是冬天,還在做第二次的治療,身體很虛不能一氣呵成煉完完整的功法,中壢圓場有一個高台,我不舒服的時候會到那邊躺,師姊主動地關心,需要我做宇愛手,就是這股暖流給我的這股愛,讓我對協會非常的喜歡,我喜歡這個氛圍,喜歡這個地方,喜歡圓場。

後來身體漸漸好轉,治療都結束我就去參班,我記得第一次參加轉化班是二〇一七年三月地點在加拿大多倫多,我就率性地飛去,其實那時候我在治療中,必須跟醫生請假,因為三個禮拜一次治療,一定會延期,變成我中間空了兩個月才治療,回來的時候我開心地告訴醫生,我的頭髮長出來的,醫生一臉不可置信,他說治療期其實是不應該有長頭髮的,可是同圓看到我從多倫多回來,每個人看到我就很開心說我不一樣了,一直叫我洋妞,更增加我的自信心。

參班中克服了我的恐懼與害怕,我有懼高症,我們去玩摩天輪,看它這麼高我不敢上去,老師說,那有什麼害怕的,怕什麼,妳待會跟著我,我就一直跟著老師,等到排到摩天輪的時候,老師竟然跟我分開了,我更害怕嚇死了,結果其實害怕都是我們自己心裡設想的,真正坐上去時根本沒那麼可怕;在今年的七月高密度煉功營班,有一個高空探索課程,看到影片中鋼索有兩三層樓高還是會害怕,我們護持團隊好像只有我一個人爬上去而已,我發現有了那次多倫多克服恐懼經驗,我現在已經不再害怕面對恐懼了,十月份,我們還會再去一次,大家可以跟我一起去,我會在那邊陪伴大家。

我以前有睡眠障礙、手腳冰冷,只要在床上躺半個小時失眠,我就會趕快起來做脊椎旋轉,做完之後那天的睡眠就會進入深沉到第二天,去年的身體檢查,醫生把我的重大傷病卡取消了,前兩天回去做乳房超音波,醫生告訴我,一年後再來安排檢查就好了,煉功、參班讓我的身心狀態更健康。

我有擔任敬飯組組長,敬飯週年慶節目表演要跳舞,我就是跳舞的白癡,但是我不害怕,因為我有一群神隊友會幫我,就像今天的基礎班,要班歌手語表演、還有愛劇等所有所有工作,美味可口的午餐準備,都是同圓一起護持支持的,大家都會來相挺,這就是家,這就是我喜歡這個地方的原因。

新生命文化部   錄音剪輯|楊琍雯 影片後製|楊琍雯 逐字稿|楊琍雯 錄音記錄|呂淑如  攝 影|元 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