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19-03-07 發願是繼續往下走的動力|林秀梅(卵巢癌) 整理|李露蘋

【一直以為秀梅師姊是一個位率性、見解清晰和在廚房能一手處理許多繁雜人事的健人,直到聽了她的故事才知道她生命的波折。每年她都會許願來實現老天把她留下來的目的,在當贏長那年,她許下的願是:碰到每一件事情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我愛你』】



小時候,我的外號叫虎豹小霸王,由阿嬤、姑姑帶大的我在鄉下快樂長大。七歲之後姑姑出家,父母和兄弟姊妹因此搬到南部,我才和全家人一起生活。也許因為我不是父母帶大的孩子,媽媽總不斷用打罵方式來管教我,讓我心底產生許多的恨。而我不斷用更激進叛逆的方式來反抗,當然反而招來更多的「竹筍炒肉絲」(體罰)。當時我非常不快樂,幾乎天天在筆記本上寫著希望媽媽趕快死掉的字眼。

然而,在19歲那年,老天爺送我一個大禮物,我得了十幾公分的卵巢腫瘤!當時社會上尚無健保制度,一切醫療需要自費。而在我生命中這樣一個關鍵時刻,媽媽沒有因為我過去的忤逆而不管我,反而竭盡所能、傾盡所有財力來救我,並在醫院裡全程陪伴,那一刻我才深刻體悟媽媽的愛有多偉大。我之前總聽不進去旁人說"媽媽希望妳成材,才會對妳這麼嚴厲"這種話;自從我生病之後,才感受到媽媽的愛是如此無私,從此心態由「恨」轉「愛」,我找回了親情,我不再是虎豹小霸王的姿態,臉上也開始散發如陽光的笑容,更學習把身段放低、放柔軟。

生病期間,醫生開出五年的生命契約時,我暗自發願如果真有明天,我願意用有限的生命承擔爸媽身上所有的病痛,並希望每十年有所轉折,進而轉好,當時我就心心念念地想把社會服務放在我的生涯規劃裡。

我和宥均師姊是隨著社區活動一起來參觀協會,還接受了宇愛手的善美,留下深刻印象,種下日後到協會的機緣。當我們從職場退下來之後,就憑著記憶找到協會,從此在圓場過生活,學習陪伴,一路走來,始終如一。我照著生涯規劃走,即便耳邊出現干擾的聲音,我們都沒有打退堂鼓,自始至終,我們都很清楚知道自己為何而做:
因為發願不代表我們在做生命的交換,發願是當作繼續往下走的動力!

進入協會我學習很多,如果不到協會,我不知道我的人生如何從老天爺手上重新拿到另一紙生命契約。以前我認為病會好是奇蹟,但現在我會自問:老天爺為何留你下來?你健康了想要做甚麼? 應該不只是去環遊世界、吃喝玩樂,一定有你認為很重要的事情想去做,因此發願是很重要的動力。十九歲那年我和母親和解了,並且我發了大願,這是我人生的逆轉嬴。有人問我:「你罹癌為何沒有復發?」仔細想想,原來我一直在化性,在化性的過程中,循著老師的心法把很多事情轉為正念。如果我不化性,雖然和母親和解了,但是當我碰到另外一個同樣的「境」的時候,還是會一直往自己身上插針:自責、愧疚…。

有福氣的人進到協會更有福,藉由老師的心法不斷提醒,我們的生命一定可以逆轉成功。

新生命文化部   校對|文化部編輯小組 整理於201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