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19-09-14 創造結束帶病終身的判定|周宥汝(子宮頸癌、重度憂鬱症、盤狀紅斑性狼瘡) 文章整理|王 愷 周宥汝

【周宥汝,二〇〇〇年罹癌、喪父、離婚、離職、重度憂鬱症,一心想用死解決所有問題。七歲的兒子對她說──有媽總比沒媽好,於是她決定想辦法活。二〇一九年到協會,翻轉判定跟她一生的盤狀紅斑性狼瘡。 】


我是周宥汝,原本是小學老師,因為罹癌,又遭逢父親去世,決定人生要有不同的方向,和外遇的先生離婚;同時希望學生有正式老師來教導,所以辭去教職,專心醫病。因為免疫系統變弱,身上除了癌症,還有其他很多的病,甚至有一些病,連醫生也無法解釋。例如我有痛風症狀,但尿酸卻是正常,這時醫生只能開藥,緩解症狀。

反覆進出醫院,身心俱疲,又多了一個重度憂鬱症。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死,想用死來解決所有的問題。於是我開始在床上蜷著不吃、不喝、不拉,三天像長繭的昆蟲,完全不動。媽媽很擔心卻無可奈何。這時我七歲的兒子來看我,她跟他說:「媽媽身體不太好,你跟她說說話。」兒子把手伸進棉被裡,牽著我的手說:「有媽總比沒媽好,一星期看媽一次都很好!」他在外面大哭,我在棉被裡面大哭。我明白單親對兒子的傷害,讓一個七歲的孩子當爸爸、當媽媽,照顧小他一歲的弟弟,還讓兒子擔心會看不到我。我真的很殘忍!於是我決定了,我要陪兒子長大,我要想辦法活!

重度憂鬱的人跨不出門,我每天逼著自己刮風下雨都要出門。失婚的經歷,讓我對人失去信任感,害怕跟人接觸,就對著樹、花、小草這些不會有意見的植物說話,再慢慢把自己的心胸擴大了,從對小貓、小狗講話到可以跟人互動。當時看醫生的次數很密集,藥吃很多,我請家醫科醫師把重複的藥拿掉。重度憂鬱症的藥讓我變笨、變遲鈍、嗜睡,所以我從換藥、減藥、到停藥,慢慢修復。重新找工作,養活自己,養我的媽媽,養我的孩子。

二〇一五年透過師專同學推薦我就知道協會,卻用我的高學歷自以為是,心想自己已經獨立抗戰十六年,還需要協會嗎?自以為聰明,反而害自己白白冤枉獨自受苦這些年。 二〇一九年四月同學轉傳了脊椎公益講座訊息,抱著好奇地心,我來了。學了脊椎旋轉後,感覺很好,就留下吃中飯、睡午覺、煉功。發現這真是一個很棒的協會,大家的愛很純然,沒有要求,沒有條件。當你來了,雙手歡迎你、笑臉對你;你不舒服、不愉快,就做很好的陪伴,於是決定加入協會。

來協會前我得了盤狀紅斑性狼瘡,看遍了各大醫院,前後八個月,只能不斷回診拿藥。醫生告訴我盤狀紅斑性狼瘡是不可能好的,所有的病都被判定要跟著我一生,我知道且習慣了。2019年五月我參加協會的基礎班,萬萬沒有想到,在協會煉功生活不到四個月,盤狀紅斑性狼瘡消失了。我無法解釋,我的醫生同樣不能。生病一定要找醫師,我能活到現在,就是因為我很乖地就診。但醫生沒有辦法幫我解決的盤狀紅斑性狼瘡,在協會煉功生活卻讓我好了,我很感恩。

我想癌症、重度憂鬱症沒把我帶走,盤狀紅斑性狼瘡可以褪去,老天肯定認為我是一個有功能、有用處的人。原來我二十年來得到的所有病痛,今天都可以拿來做見證。感恩協會老師、同圓的愛和一直在。讓生病的人可以不用孤軍奮戰,讓亞健康的人可以來協會維持身心平衡,大家一起健康、輕鬆、喜悅、自在。

新生命文化部   逐字稿|楊琍雯 影片[錄音記錄:周逸樺  攝影:徐靜怡 元 元 楊琍雯  錄音剪輯:王 愷 影片後製:楊琍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