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20-08-21 因痛不欲生而決心活|陳美岑(卵巢癌) 文章整理|林世卿

陳美岑卵巢癌,治療過程讓她痛不欲生、生不如死;但是來圓場以後,盡情釋放自己,身心靈得到極大的調理,終於臣服,並期許自己做一個精勤修煉的健人。


我是台中圓場陳美岑,一看到愷愷老師,就會不自覺地流眼淚。
去年8月8號住進醫院,8月12號卵巢癌開刀,因為是卵巢癌四期,已經擴散到淋巴,所以要從檀中穴下面四公分一直往下到卵巢的位置能拿的都拿掉了,連不能拿的肚臍也沒了,所以,讓身體循環通暢對我來說,是有困難,但是我覺得來圓場之後,真的改變很多。
我的手術進行了13個小時,婦科的醫師、大腸外科醫師、胸腔外科醫師都來幫我會診,隔天才到恢復室,之後的療程持續到今年的1月7號才做完最後一次化療。
治療過程的疼痛,有化療經驗的師兄姊應該都知道,那叫痛不欲生,但還有一個生不如死。當時我有裝人工造口,人工造口的折磨確實讓人很想死,一不注意就會漏,全身都是大便,整個晚上都沒有辦法睡覺,如果有20、30分鐘睡著,就是很滿足的事。大便漏出來時,就只能坐在那裡等天亮,等我先生來幫我換造口,那種精神折磨真是生不如死。
我會來圓場,是因為有一位師姊送了我一本書,那一本書是她去各大書局找遍了之後,才找到的,那一本書叫做《癌症不用怕》。我一月做完化療後,看了《癌症不用怕》這本書,就決定關了造口後一定要去新生命協會,我要感謝所有在書中分享生命故事的師兄姊,是你們引領我來新生命協會,我知道你們一定是在各個圓場受到非常多家人的照顧,才能夠分享出這些故事,我同時謝謝所有圓場的護持。
今年2月3日關閉造口,2月12日出院。沒幾天我就到了台中圓場,一到台中圓場就非常的感動,邱老師當天煮了菜後沒休息,就跟我聊天,師姊們非常熱情的招呼我,深怕我就不來了,其實當下我已經打定主意要留下來,因為有前面那一些師兄姊的引領,讓我感覺到滿滿的愛,還有台中圓場的環境、氣場非常的好,我好喜歡那裡。從那天開始,我就天天到圓場報到,除非要回醫院三週一次的免疫治療,我是天天都到圓場煉功。
有師姊昨天看到我寫2020年我要成為一位精勤修煉的健人,她突然看著我說:「你不是健人嗎?」我聽到這句話非常的開心,因為煉功把我的氣色都煉好了,身體的狀況也越來越好、心理非常非常的安定,我非常感謝愷愷老師在疫情期間沒有把圓場關起來,因為真的有很多人很需要,而我就是。
這次能來參班,我覺得很開心,這裡面有哭笑不能~不是哭笑不得,是哭笑不能,就會是一直哭,一直哭,昨天看到愷愷老師在打明達師兄的時候,我一直哭覺得老師對我們的愛好深。
當弘文老師叫我們要彎下來臣服於天地的時候,我也是一直哭,我可以感覺到我的身體從非常地僵硬、到放鬆、到我完全的臣服,所以我一直地哭,我很開心,開心我能感受到這一切。
而我昨天煉功的時候更是哭了全場,那個音樂勾起了我以前很多的回憶,很感謝以前的自己、感謝現在的自己、感謝未來的自己,最後感恩天地宇宙的愛引領我來這裡,成為你們的家人,謝謝大家。

新生命文化部   逐字稿|許真珠 影片-錄音記錄|呂淑如 溫曉眉  攝影|徐靜怡  錄音剪輯:許真珠  影片後製:許真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