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19-03-08 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許和忍(直腸癌) 整理|王淑嬌

【許和忍,2007年發現直腸癌,2009年轉移成肝癌,一連串化療的疼痛與打擊,曾經想過尋短,藉以結束自己的人生……,但因緣際會來到「中華民國癌友新生命協會」,不僅開啟他新生命的契機,更藉由心念的轉化,讓他徹底在身心靈方面有了很大轉變。他將罹癌當作是上天給的禮物,得以有機會改變自己,更用心珍惜「當下」,不需等到生活完美無瑕、不需等到經濟無慮、不需等到退休之後才安排做什麼,想做什麼,現在就開始做! 】



跌落雲端的痛苦經歷

多年前,和忍與朋友一起創業,由於工作壓力大,每天早出晚歸。2007年1月初,他因為血便求診,被診斷罹患直腸癌,隨即住院開刀,切除腫瘤。沒想到出院第二天,和忍立即投入工作,再度拾回過往「拚命三郎」的精神,依然過著樣樣追求完美的日子。
這種事事講求效率的個性,加上每天工作十四個小時,不知調養身體,繼續蹧蹋身體的結果,終於在十五個月後的一次回診中,再次被判定癌細胞轉移到肝。這重重一摔,讓他摔到谷底,有如晴天霹靂。沮喪、焦慮……,負面情緒排山倒海而來。眼看美容SPA連鎖事業逐漸起步成型,老天卻在這時候開了個大玩笑,讓他的生涯規劃被迫停止。
他不禁要問老天爺:「為什麼會是我?」
新生命的契機

肝腫瘤切除後,化療副作用的種種痛苦和不適,不可預知未來的恐懼和不安,讓憂鬱症也隨之而來。因為怕增加家人的負擔,他不敢與枕邊人傾吐苦楚,夜半經常獨自淚濕枕頭。在化療期間,過的是沒有明天的日子,天天怨天尤人,常常垂頭嘆息,脾氣變得躁鬱,甚至讓他想脫離社會,消失在人群中。
在絕望中,經友人介紹,認識了中華民國癌友新生命協會,了解協會服務宗旨──把愛傳出去,也感受到協會裡所有的師兄姊及職志工人員們散發出來滿滿的愛心。同時,他發現其他癌友的病情比他嚴重的比比皆是,但是他們卻能活得很好,並快樂地過日子,甚至還能夠充滿正向能量地與大家分享「如何與癌和平共處」的寶貴經驗。為什麼呢?和忍真的想知道,於是他決定立刻加入協會,一同來探討生命修煉之道。
積極參班

和忍開始參與一系列的功法、心法課程,從基礎班到轉化班,再到金剛班和逆轉贏,開始了修煉之路。他覺得自己在轉化班課程中感受最為強烈,這是類似企業界的潛能開發課程,藉由心念的轉化,釐清罹癌的根源。
協會老師教導大家改變思考模式,把原本由「信念─思想─情緒─行動─結果」的過程,反向思考,變成「結果─行動─情緒─思想─信念」;用「謝謝你、對不起、請原諒我、我愛你」來清洗每個人心中的愧疚或委曲,因為唯有徹底「清理」、「清淨」,才能變成「清靜」,進而變成「清醒」。這不僅轉化和忍的舊習性,更改善了他與孩子間的關係,與家人相處更是融洽。
和忍在金剛班中學到「臣服」的信念,讓自己臣服於天地宇宙的愛,不再與命運對抗,堅信「每件事情的發生都是最好的安排」;在逆轉贏中學會「承擔」,同時讓他驚覺到生命會因承擔而擴大,因承擔而可貴。協會的各項課程,著著實實地讓他徹底在身、心、靈方面有了很大的洗滌與轉變。
身心靈的淨化

在身體上,和忍因旋轉功六大功法的排毒作用,讓化療副作用減到最少,加上持續地煉功,將二年間動了三次大手術,加上十二次化療的虛弱身體,以正向能量完全補足。更神奇的是,多年的慢性病,如高血壓、痛風、灰指甲等都不藥而癒!現在的他,已改變作息、茹素,並反省自己罹癌前因為不愛惜身體導致身體病痛的結果。現在,他反而會坦然地說:「為什麼不會是我?」
在個性上,和忍徹底奉行協會的課程內容:「不抱怨、不批評、不指責」的三不承諾,凡事快而不急,遇到煩的事,就會想起老師的叮嚀:「我可以選擇不生氣嗎?」他同時學會察覺自己內在的聲音,讓正向的能量隨時保持!所以現在的他,學習時時感恩:感恩塞車的交通,因為那表示經濟景氣很好;感恩跟自己搶棉被的伴侣,因為那表示她還在身旁;感恩在家上網的兒女,因為那表示他們沒有留連網咖;感恩師兄師姊一起搶食物,因為那表示大家充滿著生命力……。
在觀念上,和忍不再為不可預知的未來而恐懼害怕,不再認為罹癌等於死亡,而能與癌症和平共處;不因忿恨恐懼,而逃避不談;不因傷心消極,而幻想不實。他將罹癌當作是上天給的禮物,得以有契機改變自己,認為自己有責任把生命傳下去,於是更用心珍惜「當下」。他認為不需等到生活完美無瑕、不需等到經濟無慮、不需等到退休之後才安排做什麼,想做什麼,現在就開始做!
「人們老得太快,卻聰明得太晚!」
「當下許多事,在您還不懂得珍惜看重前已成往事;眼前很多人,在您還來不及尊重對待前已成故人!」
這是和忍語重心長的感受!罹癌讓他對生命有更深刻的省思!世人總要遭遇憾事後,才會去學聰明,才追悔不已地說:「早知道就該如何如何……。」但千金難買早知道,無奈的是,人生是張單程票,失去的永遠無法再追回,不管自己是否察覺,生命仍然筆直前進著。所以現在的他,勇於過想過的生活,更不吝於表達心中想說的話,開始懂得善待自己、多愛自己一點!
台北圓場的緣與圓

「得了癌症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這是另外一場生命的開始!」和忍感性地說。
「我好,大家好!」基於這樣的理念,和忍參與了「台北圓場」的成立!每每談起這段過程,他內心滿是感動與糾結,一方面是曾參與台北圓場成立的榮耀喜悅,二方面是加倍對摯友智豪的懷念。
和忍的好友許智豪與柯介正,因為心疼很多師兄姊的身體狀況不是很好,又要舟車勞頓到汐止圓場煉功,甚至有部分的人想來煉功卻因路途遙遠而作罷,導致身心均無法得到妥善照料。「如果有個交通方便的圓場,就能讓許多師兄姊提高來煉功的意願,又可造福更多人,那將是多麼完美的事!」
「生命中的美麗色彩,要靠有心人將種籽播撒下去。智豪與介正,就是那播種者。」提到他們時,和忍眼神驟亮,臉上盡是驕傲和快樂。他繼續說:「然而,起心動念是萬緣的開端啊!有一天,智豪、介正、介正太太、麗香、協會的老師等多人在天母用餐,老師突然提到此事,麗香順口一提:『智豪你去處理吧!』智豪順勢跟介正說:『鋤頭管畚箕,介正你去找吧!』只是這樣一段很不經意的話,沒想到才一個星期,介正就真的看好一個場地,也就是台北圓場現址。」
「就是因為有智豪與介正的播種、就是因為有那一頓飯的搧風點火、就是因為有智豪一力承擔了所有裝潢的枝微末節、就是因為有介正護持五年的龐大租金和裝潢費用,台北圓場終於形成一個圓。」和忍泛著淚:「這就是台北圓場的源起。智豪的那一念之善,是活水源頭,引來八方的愛,雖然智豪圓滿了台北圓場後瀟灑地離開人世,卻替我上了一堂寶貴的人生課,種下了一粒善的種籽。」
後記

陪著孕育、陪著成長、陪著歡笑、陪著哭泣……。和忍親眼目睹台北圓場一幕幕令人感動的景象,他深覺感恩!感謝協會讓他重生,感恩協會讓他精進!他誓願跟隨老師們的腳步,取之協會、用之協會、回饋協會,服務更多有需要的癌友,讓他們也可以得到生命的突破與改變!

新生命文化部   校對|文化部編輯小組 整理於201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