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19-03-08 承擔讓我成為有功用人|游惠卿(大腸癌) 撰寫|游惠卿

【進入協會後,惠卿師姊重拾以往開朗愛笑的個性,化療可能會有的種種副作用在她身上幾乎看不到。「生命因承擔而擴大」這句話給她很大的震撼,她同時體認到所有的過往與學習都是為了幫助別人,讓自己成為有功用的人。】



2015年5月因姊姊發現大腸癌一期,我跟著去檢查,結果發現是原位癌,當時醫生說我是幸運兒,癌細胞只在表層並未侵入,切除即可。若是再晚半年,可能就必須做人工肛門,那下半輩子的人生就慘了。
手術過後,我每年固定追蹤複檢、飲食正常、固定運動,感覺自己身心都很健康。
2017年12月再次回診,醫生跟我說情況不對,癌指數飆高到88(正常為5),要我立即去做腹部斷層掃描。斷層掃描不小心掃到肺部,發現肺部有陰影,再轉診腫瘤科做檢查。輾轉跑了兩家醫院,2018年春節前夕,確診為大腸癌轉移到肺部,醫師判斷可能只剩2到3年的壽命。
還記得醫生宣判此結果時,我和先生兩人都無法相信。我根本就不覺得自己生病,而且上個周末,才高興地去七星山攻頂,這星期報告出來,我就變成癌末病人。先生問醫生:「甚麼症狀都沒有,且一直在追蹤,怎麼就突然轉移了?」醫生簡單回答一句:「等症狀出來,可能就只剩下一個月生命了!」
那天我跟先生兩人臉色青白,在醫院偏僻角落相擁痛哭,根本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但是檢查報告在眼前,由不得不相信!當天回家我做的第一件事-「寫遺囑」。
2018年2月底,開始進行化療。雖然努力安慰自己想開點,但是完全笑不出來。我害怕、擔憂、恐懼,那一張報告,讓我自己把自己變成病人。只要一想到自己性命時間剩不多,就開始痛哭,家人不知如何開導我,全家陷入一片悲傷情緒中。此時好友寄了一本韓教授寫的「飲食排毒」一書,我從書中看到癌友生命協會的旋轉,同時覺得自己不能再將自己困在家中,於是立馬去台北圓場了解,隨即參加了2018年3月的基礎班。
基礎班的第一天,我就被愷愷老師的課感動不已,深深感受到協會的創辦是為了讓癌友「有手可牽、有路可走、有門可進。」協會就在我因病封閉自己時,為我重新點燃人生希望的那盞燈!
進入協會後,我不僅重拾以往開朗愛笑的個性,化療可能會有的白血球低下、噁心想吐、指溝炎等等副作用在我身上幾乎看不到。我的白血球一直維持在6千左右,體力同時維持得很好。朋友看到我都說我氣色很好,根本不像做了10幾次化療的樣子,而這一切都歸功於在協會的修煉。
迄今在圓場4個多月了,除了專心煉功改善自己的身體外,透過協會功法中的靜功(脊椎旋轉、踏實人生、入主中圓、開善合善),以及老師的心法,讓我覺察到個性中的急與固執,以及不懂得釋放壓力。協會生活,讓我體認到所有的過往與學習都是為了幫助別人,自己的存在是讓身邊所有的人都有價值。
「生命因承擔而擴大」這句話給我很大的震撼力,之前一直認為自己還沒有準備好,同時不想有壓力,因而不敢承擔責任。老師說:「你只要不怕,就是準備好了。」「留在世上唯的一理由就是成為有功用的人。」因此透過學習「護持」,同時學習在其位修到位,不越位,並且隨時可以補位。協會煉功生活化的方式,讓我轉變以往的生活步調,覺察到許多不好的慣性,並且改變它。我努力地擴展生命的廣度,煉功、參班、護持,每一天都以虔誠的感恩心,讓身心靈走向健康、輕鬆、喜悅、自在的狀態。
感恩老師們的「大愛」,創辦出這麼有愛的協會;感恩師兄姊們的「懂與陪」,陪伴我走過生命的低潮與挫折;感恩每一個人的「在」,讓每一天都是重新歸零的開始,讓我的細胞每天都是圓圓亮亮,散發自性光明!

新生命文化部   校對|文化部編輯小組 撰寫於2018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