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19-12-19 重獲自由的人生勝利組︱林世卿(直腸癌) 文章整理|林世卿

【看似一帆風順的前半生,其實正一步一步走向失序和崩解,一場病,讓她重新找回自己的價值。】



2017年的一月,我確診直腸癌三期,以我的年紀,直覺不應該會得到這癌症,當時聽到的第一個感覺是震驚,但隨即產生另一個感覺,是鬆了一口氣。我對自己要求很嚴格,我希望事情能夠做到盡善盡美,這樣的個性,在工作上表現就很突出,得到長官的賞識,工作越來越多,我做得又好,承擔的責任就越來越重。

上班時間,桌上的電話沒停過,一直響,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要找我,什麼事情都非我不可。那時的我非常的虛榮,覺得自己很重要,這個世界上沒有我是不行。但虛榮心背後,內心深處的另一個聲音,我很累需要休息。空閒時,常常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打瞌睡,但一躺回床上,卻睡不著。一躺平,腦袋就會浮現,隔天上班開會的內容,會一直模擬,明天要講什麼話、要跟別人怎麼樣的攻防,完全沒有辦法好好休息,副交感神經沒有辦法發生作用。

日復一日,我告訴自己,撐過這個案子就好了!再撐一下、我再撐一下...
可是,一個案子結束,是另一個案子的開始,永遠沒有結束的時候。老天爺可能有聽到我內心的渴望,我終於得到休息,但是付出的代價非常的高,它隨之而來的是更大的恐懼,面對死亡的恐懼。

我有了名正言順的理由可以請假,發現以為自己是很重要的人,這個世界不能沒有我、這個職位不能沒有我。但是事實上,我的工作很快就被別人取代了。我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重要。而真正最在乎我的、最需要我的,其實是我的孩子、還有我的家人。那一刻,我體認到應該要為他們好好的活下去,一旦下定決心,我就努力達成。上網找資訊,在非常偶然的機會裡,看到韓柏檉教授所寫的文章,提到他有在煉旋轉,於是我來到協會。

上基礎班時,愷愷老師説了一句話,令我印象非常深刻,她說,過去的累積,造就了我們現在的樣子,如果現在的我不做任何的改變,又回到過去的慣性,那未來跟現在不會不一樣。這句話如雷貫頂,因為所有癌症病人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復發,如果不改變,回到過去的生活方式,我未來勢必得再次面對生病的處境。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改變,不能再走過去的路,心理會影響生理,必須徹底改變。基礎班結束,我每天到協會煉功,很幸運,我開始化療時,已經在煉功,所以沒有產生太多的副作用。我非常喜歡旋轉,它是一個跟自己獨處最好的時刻。現代人每天面對工作,還有各種人、事、境,會有很多的武裝,透過旋轉的過程,慢慢、慢慢的把身上的武裝一層一層的剝掉,然後漸漸呈現出你最真實、最原始的樣貌。

透過旋轉,我發現自己那麼渴望在工作上得到讚美,是內心非常的自卑,覺得自己不夠好,所以需要很多的盔甲,把自己保護起來,讓自己看起來非常的強大。問題根源在於沒辦法肯定自己,只好靠別人來肯定我,才會享受在職場的環境裡。當我了解後,內心深處的聲音告訴我,不需要自卑呀!每個人生存在這個土地上,土地會支持著你,絕對不會因為你是什麼樣的人就給你不同的支持,天地宇宙給每個人的支持,給每個人的愛是一樣的多,就像陽光灑下來,在每個人身上是一樣的,不會因為你是什麼身分就會得到比較多、或者是比較少。我想通這點,有鬆綁的感覺,心情開始變得比較輕鬆,可以很坦然的面對很多的事情。

生病前一年,我的工作和家庭表面上看起來很順利、很風光,可是我知道,自己已經在完全失衡的狀態。我花了非常多力氣在工作上,其實沒有辦法同時兼顧家庭,我對孩子們沒有耐性,對先生也有很多抱怨。開始煉功之後,我開始轉變自己,常常想著弘文老師講的,把向外的手指轉向內,開始去探索自己,修煉自己。在修煉的過程中,我的家庭開始慢慢產生了變化,在協會裡,學會了宇愛手,我會幫我的兒子做宇愛手。他現在小學五年級了,每天晚上睡覺前都會要求我幫他做宇愛手,這是我們母子的親蜜時刻,老師說,年紀越小的孩子對於天地宇宙能量的感受會特別深刻,我相信那是真的。年紀小的孩子,特別能夠感受愛的能量。我曾經有一次帶孩子參加夜間部敬飯,從此之後,每天晚上一起吃晚飯時,我們就會敬飯。

非常感謝在協會這兩年多來,對我的家庭、生活、工作所造成的改變跟影響,同時非常非常的感謝我自己,在得知生病的那一刻就做了決定,斷開一切工作上的束縛,然後沉浸在協會裡,如實的煉功。休養的半年裡,非常感激,師兄師姊的給我的愛,還有支持。我們協會像是大家庭,這不是一個口號,尤其是我們夜間部,白天要忙著工作,如果感覺心倦了、心累了,只要回到圓場,就永遠有人張開雙手擁抱妳,那無聲的擁抱,就是對一個人最大、最大的支持。我很幸運,這個修煉的路,我還繼續著,很開心各位能夠一起加入。

新生命文化部   逐字稿|鐘宜娟 影片-錄音記錄|張乃珊 劉玲嘉 陳慈華  照片攝影|劉坤達  錄音剪輯|楊琍雯  影片後製|楊琍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