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20-11-26 有門可進,有手可牽|曾菊英(大腸癌) 整理|歐子萱

曾菊英,發現大腸癌末期時腸、肝、脾臟、子宮、卵巢都開刀,醫生說可能只剩四個月壽命,從鬼門關走一遭之後,很珍惜自己的生命。如今四年過去,協會生活把她拉回到一般的小日常,過著簡單又健康的日子。


我是中壢圓場的曾菊英,來協會已經兩年了。過去的我,在家裡當了三十年的「瑪麗亞」,各種家務都是由我一手包辦,我先生坐著翹腳看他的電視,兒子也從來不做,都我在做、做、做…。

人往往就是「放不下」,一邊做、但是會一邊心情不好,做到最後又自己生氣。那陣子有一部本土劇「娘家」播出,我常為了追劇,拖到深夜才睡覺,加上飲食也不正常。人如果能「後知後覺」也就罷了,但我是「不知不覺」,那時我已經血便超過半年,卻以為只是一般的便秘而不以為意,幸虧我的先生,他真的是我的貴人,那時他適逢重感冒,我陪他去醫院。醫院剛好有免費的健康檢查,可以檢查大腸癌跟乳癌。我先生鼓勵我做檢查,我本來很怕就不想做,但他鼓勵我,我才把資料填一填。過了兩三天,醫院打電話給我:「你是曾菊英嗎?麻煩你來醫院,我們已經幫你掛號了。」我問他:「為什麼掛號?」對方說我的糞便檢查有問題,我就去醫院檢查了。

經過再三確認,醫生說:「呵呵,你真的很”厲害”耶!把自己搞到大腸癌第四期,等於是末期。」這也就罷了,當我問他良性還是惡性?醫生不敢講,我跟他說:「沒關係!你講吧,我可以接受。」醫生才說是惡性,但當醫生又停頓不講的時候,我就再追問他是否還有其它症狀?醫生說癌細胞已經擴散到肝臟、脾臟,他說:「你確定你的腸要割喔?如果你現在腸要割,你的肝、脾臟也要割掉,甚至你的子宮、卵巢也要割掉…」我心想好吧!我就配合醫生,將這些擴散的部位割掉,現在我一身輕了。

動完手術,那時醫生預告我要化療十二次,我不禁自問:我有這麼勇敢嗎?就在那時,我得知有個團體,叫「癌友新生命協會」,於是我便跟先生一起來參觀,那時候也是新同圓的萃琴師姊熱情地為我介紹協會,還請我「明天一定要來。」,她說她會在火車站等我,不見不散。我原本想說來看看就好了,還好,我聽她的話來了。

先前醫生有交代,我的傷口很長,一定要用束腹包著至少一年以上。除此之外,醫生交代我不能騎機車、不能用力,怕傷口會裂開,以上我全部聽從醫生的指示。進協會之後,老師教我們做脊椎旋轉,每天每天做著,原本是繃得緊緊的,漸漸發覺傷口一直軟化、感覺傷口都不痛了。所以我很皮,才四個月我就不用包束腹了。本來我搭免費公車來圓場,等我感覺自己狀況「OK!」時候,我開始騎車來圓場了。

我發覺這些功法對我很有幫助,不單只是脊椎旋轉,還有快轉,協會安排的轉化班、金剛班、高密度煉功營等課程,我都常參班護持,聽話照做、乖乖配合,我感覺身體恢復得特別快。當人有在「動」,全身細胞就恢復的特別快,持續的煉功,我感覺全身筋骨都很舒暢,所以現在的我氣色很好。

我剛來協會時很虛弱,原本五十七公斤,開刀之後剩下四十五公斤,現在恢復得這麼快。每次出發去協會時,我都跟我們家的貴賓狗說:「我要去上課囉!」來上課、來下課,來跟大家一起到協會生活。

來協會之後,我完全變了個人。原本醫生說我可能只剩四個月壽命,但我現在已經過了三個年呢!( 備註:整理這份文字時, 菊英師姊已經留在協會將近四年,現在照樣每天來圓場煮飯給大家吃。)心情快樂,細胞也會跟著好。我以前糟蹋自己,但鬼門關走一遭之後,現在我很珍惜自己的生命。試著將步伐緩慢一點,看什麼就都是美好的,「有門可進,有手可牽。」很歡迎大家一起來協會生活,現在就把身體顧好,不要等到退休或是生病。

新生命文化部   逐字稿|楊琍雯 影片--錄音記錄|呂淑如  攝 影|元 元  錄音剪輯|溫曉眉 影片後製|王玉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