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21-03-05 因清晰而安心|簡梅燕(大腸癌) 文章整理|林世卿 王 愷

在家庭及事業獨當一面的梅燕師姊,發現大腸癌第四期,因造口帶來的不便需要依賴先生。面對生病帶來的內疚及死亡的惶恐,在協會重新學習過生活,如今她可以安心地持續化療及面對生活。



我是高雄圓場梅燕,今天是專程來台北基礎班,之前剛好做化療而無法參加南部的基礎班,我的「專程」是因為新生命協會,帶給我很大的震動跟改變。

二〇二〇年是我生命中最震盪的一年,三月份發現大腸癌第四期已經移轉肝跟肺,那時候的我完全不知所措,因為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生病。那時很單純地想趕快開刀,拿出病灶,然後出院回家。結果在開刀中大出血,進出開刀房二次,又住加護病房二次。我是個很堅強的人,五十幾年來除了生小孩,沒有住院過,結果一生病就是一場大病。在加護病房那段時間,恐懼得沒法入睡,只要眼睛稍微閉一下,就整個人嚇醒,想著我的家人在外面,他們沒有看到我,會不會很害怕?當時疫情又很嚴重,所以只要醫生來,我就一直吵著要出去。

那一陣子我夜不成眠,先生帶我去見范醫師,醫師介紹我來協會。剛開始我不知道我要來這裡做什麼,協會可以幫助我什麼。我想法很多又很獨立,生病之前,家裡所有的事都是我在處理,我一直覺得我做得很好。可是我生病之後,身上有造口,我必須依賴先生,而自己卻什麼都不能做,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我很內疚。

愷老師看到我內心糾結的情緒,她告訴我,你要享受你先生對你的需要。那時候我不明白,不是我需要我先生嗎?怎麼會是先生需要我。老師用很堅定但溫柔的語氣告訴我,先生如果不需要你就不會為你做這麼多事情,他需要你,所以願意為你做這些事。你如果一直覺得愧疚、對不起他,最後的結果就是死亡。老師的一席話,把我打醒了。所以回家之後,我告訴自己不要帶著愧疚活下去,為了我的家人和我自己,我就是要活下去,我想要活下去!

---【愷老師回饋】---

梅燕治療時不敢睡,怕瞇下去後就死了,她好怕等在外面的家人突然失掉她。她面對死亡的恐懼,不是怕死,更怕傷了她心愛的人,她希望每一次家人進來時,都能夠看到她。

梅燕以前工作是黑白兩道都能面對,能力很強,只有生小孩時,住過醫院,很有韌性丶很強韌,同時很任性。

能享受別人對你的服務,需要先接受他人服務方式,不是規定對方做你要的方式。對方怎麼做都享受,不規定要按照自己的方式。所以被愛是困難的,更困難是看到他背後很深很深的愛。

梅燕目前身體狀況很好,身上有造口。她很難告訴別人她的不好意思與害怕,當她說明內在的恐懼時,他人回覆:這麼沒什麼啦。她感覺被重重打了一拳。別人不一定能理解我們的害怕,就如同我們不理解別人的害怕一樣。

「翻轉看人生」是梅燕第一次和我近距離接觸,翻轉看人生後,她發現協會可以貼切的講到她的內在需要,上課談生活上的實務,不會只談理論,讓她感受到她的生活與生命會有路。今天從高雄到台北基礎班聽課,一方面是高雄基礎班都忙,一方面這期高雄基礎班缺席,所以特地來台北上課。

沒有人可以改變誰,所有看到的我改變她,事實是她相信我可以,我說她會相信。癌症病人需要改變,類似被判刑後緩刑,例如約定必須改變四點,這代表四點需要全改,不是改可以改的,是改不可以改的,才叫做改。改不可以改的很難,一般不改是因不覺得需要改變,旁人就更難說服了。

梅燕以前開刀化療,會嚇得要死,翻轉看人生課程後,做化療或有其她狀況,都非常的瞭然,知道她的生命是不斷地向前進,這是安心,我們有能力安心的向前走。每個人都會面對死亡,是安心、恐懼、憂慮或害怕,是需要對自己對話的。

梅燕造口還在,還在做化療,這次高密度的高空探索,造口在腰際,她一樣爬上去,讓她自己可以安心向前,她知道她身邊有確保團隊,確保發生任何事都可以被接住,這是癌友新生命協會希望帶給各位。我們不是取代任何人,是在你失落時、在你卸下裝備和裝上裝備時,你都是值得被愛。
(整理自20210116台北基礎班)

新生命文化部   逐字稿|楊琍雯 影片-錄音記錄|曾宜君  攝 影|林雅玲  錄音剪輯|楊琍雯 影片後製|楊琍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