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19-03-07 新生命煉功的人生旅程|王益貞 撰文|林堯婷

2006年我做血液檢查時,發現罹患多發性骨髓癌(自體免疫系統破壞自己的骨骼),每個月需要挪出一星期去醫院化療,化療的副作用讓我全身無力,幾經考慮,我決定用中藥調理。七年間透過中部的一位中醫師調理,除了白血球在3000左右、血紅素指數10,其他都維持穩定狀態。七年後,癌指數上升,血紅素由9下降到6,癌細胞對中藥有抗藥性。
於是接受化療,同時找一位可以接受我治療期間吃中藥的醫生。除了固定住院化療外,配合我的工作,我同時使用口服化療藥。使用口服化療藥後開始全身酸痛,骨科檢查時發現胸椎及腰椎都有骨折的現象,我的身高縮減了15公分。醫生建議施打補骨針(雙磷酸塩),施打補骨針6個月後,我的牙齒壞死、下顎掉落(醫學界亦不清楚,為何這藥會侵蝕下顎),動了口腔手術,拿掉左下巴。
發病十年,吃了七年中藥、三年西藥,有各種副作用,醫生建議我使用一粒一萬副作用很小的新藥。我沒有使用新藥,因為我發現最在意的血紅素指數上升,這必然是因為自我免疫力提昇,我開始尋找可以提昇自己的免疫力的方式。
輾轉聽到朋友的朋友說,他的鄰居在「新生命」協會煉功,而且煉的氣色很好。我有花大筆費用去練氣功,但一年多下來成效不大的經驗。不過我告訴自己,要給自己機會去試試。來到癌友新生命協會,耳朵聽著師兄、師姊的介紹,眼睛看著全是木地板的環境,我心想過往大筆費用的繳過,面對這完全是義務的團體,還有甚麼可擔心,姑且一試吧!
於是,我開始了每天來回新莊、汐止,花三小時車程的新生命煉功旅程。雖遠、雖累,只要可以提昇免疫力,一切都是值得的。第一次練習回家,老婆說,我流的汗很臭,當下直覺就是排毒現象。從2016年6月到12月,持續6個月的煉功,我感覺自己病情穩定,身體狀況很好,於是向醫生提出藥量減半的想法,獲得了醫生的同意。
協會教導的動功和靜功,讓曾因公車稍微抖一下,就痛不欲生的我可以與病共存,不再疼痛。在協會,我瞭解正確的健康資訊,生活、飲食都有很大的改變。最重要是透過老師傳授的心法,了解到自己身、心、靈的狀態,專心煉功,不再胡思亂想,調解人際關係的態度,讓我在職場上隨時調整情緒。透過同圓分享,接受感動、啟發及感觸,謝謝老師、師兄、師姊的愛,我感受到了溫度,並重新開啟了新生命。

新生命文化部   校對|文化部編輯小組 整理於2017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