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19-03-07 明瞭生命,就能無懼|廖述興 口述|廖述興

【曾經被醫師研判,即使完成所有療程,也只有千分之7存活率的述興師兄,在高密度煉功之後,癌指數大幅下降,他領悟到死亡其實也是生命的一部分,沒有任何人可以活著離開這個世界,所以也就沒有什麼好怕的了。】



我是台中圓場的述興,由於長年工作關係,養成了我超急的個性及超壞的脾氣。退休後,有次為幫我家師姊掛號,想要考驗那位中醫的醫技,就順便掛號。就這樣無意間的把脈,醫師要我去大醫院做進一步檢查,才發現肝臟有一顆超大腫瘤,且已侵入動脈無法換肝、也不能開刀,只能吃標靶藥,而且即使做完了這些療程,我只有”千分之七”(7/1000)的存活率。
我向來是很鐵齒的,像煉功這樣活動通常是不會參加的,會進來協會是因為我住院的時候很不舒服,整天打嗝肚子漲漲的,我家師姊就說:「如果你要對自己好一點,你就向著窗口對天鞠躬。」我就照她說的做,她說:「太快太快,再慢一點,再彎一點!」我照她說的做了幾次,唉,真的有比較舒服,那時候我並不曉得這就是協會長期推廣的「脊椎旋轉」,而當時我家師姊已經在協會了,她知道我很鐵齒,如果跟我說我一定不信那一套。我後來知道了,就毫不遲疑地去參加協會的基礎班,之後去上高密度。
我以前不會去分享我的經驗,參加高密度之後,可以說是「向天借膽」。當初醫生直接宣判我剩三個月可活,我每天吃一餐就在算「還剩下幾餐」,倒數計時度日。可是,我現在不相信醫生說的,他跟我說我的日子不長,可是高密度結束時,剛好滿三個月了,我還好好的。12月高密度後回醫院檢查,發現癌指數已從原來的2700多降到200多,所以我相信我就是7/1000中的那位!
我是2017年10月份才進圓場,中間扣掉住院期間,我其實才煉了十天就參加高密度。我很喜歡參班煉功,連我家師姊教的不正確,我都覺得有效了,所以我要把功法學好一點。
原本我一知半解,但參班後,不只功法,我對其它感受一樣很深,現在我就把癌症當寵物在照顧。我小時候很喜歡養寵物,那時候沒有東西養,就抓了一隻老鼠來照顧,被我媽打得半死,她說哪裡有人養老鼠的。其實我身體裡面養的腫瘤跟老鼠差不多大,就好像養著一隻寵物在肚子裡面,我帶著它到處去溜達,早上出門前還跟我家師姊說:「我要帶它出門去囉!」
在高密度我很早起床,每天都會看到一隻鴿子,站在屋簷邊緣晃呀晃的,心裡想著:它難道不怕掉下來嗎?有-天,我忽然想通了,因為它學會飛了,它懂了,知道自己不會掉下去。就像我們如果懂了,知道了,瞭解了,我們就不會怕了。就像俊璋老師說的:打從我們來到這個世上,就沒有想要活著離開。對嘛!有什麼好怕的,我就整個人鬆開了。
當我姊姊或其他人問我有沒有比較好,我都會很大聲說:「你在說什麼,我又沒有怎樣!我現在看起來就好好的,做起事來都比你強。」

新生命文化部   整理|文化部編輯小組 撰寫於2018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