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19-03-07 新 家|陳慶黨 新生命文化部

編後言:

當初醫生宣判他只有4個月的壽命,但是慶黨師兄來到協會後,證明心的力量可以活命,他充實地在協會生活了兩年多。

我們以此文紀念慶黨師兄的勇敢與生命力,並希望您看到慶黨師兄示現的希望。

就像愷愷老師說的:

我們懷念,但不沮喪;我們傷心,但不失落。

我們不捨,但不無助;我們難過,但不放棄希望

我們還是懷念他,但我們不會害怕談到他。這是亡者帶給我們最大恩惠。



「高高瘦瘦的慶黨師兄,有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講起笑話時,童心的表情充滿感染力。他是一位成功的企業家,走遍世界各地。因為閱人無數,招待新同圓讓人倍感親切,又充滿活力。」
「基礎班課程中,愷愷老師告訴我們:「你們的生命是無價的,不可以用金錢來評斷自己的生命價值」。那些話觸動我的心弦,好想大哭!長期以來為了工作拚命,一直糟踏自己的身體,甚至還輕視自己生命,漠視家人對我的愛護。這些點點滴滴在一句話的觸動下,全都勾引出來。我彷彿找到知音……」
來到新生命協會有一年多的時間了,從一個掉落到谷底的情緒,到可以由心底發出微笑,甚至大笑,我已然脫胎換骨。每天充實的生活在當下,没有過去,不想未來,珍惜著我所擁有的。當下每個步伐都代表著我的踏實。
話頭

話一定要有頭,我的話頭要從2010年的4月開始說起。當醫師告訴我:「你不可以去紐西蘭看了孫子才回來治療;想孫子,讓孫子回來台灣看你吧!情況不容許你再拖延,時間是不會為你等候,不會因為你的需要而有所停留,目前需爭取時間及早治療。」如同晴天霹靂的一段話,當時我的心涼了一大截。
我一直有C型肝炎。在國外的例行性體檢都是正常,回到國內,心想在國內知名的醫院做一回體檢。當醫師的一句話證實我的C肝已轉成肝癌,心想「怎麼會這麼快?」我不願接受這個事實,再轉往另一家更大的醫學中心做更詳盡、精密的檢查。結果更殘酷,不但證實這是事實,醫生大人還說「除了一種獲得歐美衞生組織認可的標靶藥外,別無他法;每月自費約三十六萬元,大概可以延長兩個月左右的時間。」這樣的醫令,我差一點昏倒。這豈不如同花千萬元買一條紅地毯鋪在眼前: 好看,實用嗎?
心理準備

毫無頭緒的情況下,老天念我平日積了點善德,在即將被大浪沖走時,給了我片浮木。幸運的我找到一家有電腦刀(又稱螺旋刀)設備的醫院幫我治療,把生命的希望再度點燃。療程結束時,醫師承認手術無法做到百分百,他無法保證不會轉移或者不復發。我明白其中的意思,帶著感恩和忐忑的心情離開醫院。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把該要交代的事,詳詳細細的請老婆牢記,我做好了隨傳隨到的離開準備。
從那天開始我家師姊每天足不出戶,整天在佛堂前禮佛、誦經,祈求將所有功德迴向給我。日以繼夜不停地唸佛、迴向。看在眼裡很心疼,卻不敢阻止她,我怎麼忍心扼殺她緊抓著的希望?
好朋友

「你有没有聽過中華民國癌友新生命協會?」這是認識很久也失聯多年的好朋友黃東永師兄在電話中給我的訊息--這就是和協會結下善因緣的起點。在東永師兄的極力催促下,隔天我們相約在協會的台北圓場見面。就這樣,我一腳踏進新生命協會的大門,開啓了我像嬰兒般的新生命,在這個新家享受著來自老師、師兄、師姊們的愛,快樂地成長。
無價

基礎班的第一天,從弘文老師手中接過一套自在服,那份感動讓我想要跪下來。但因為當時感動的思緒亂成一團,盈眶的淚水不做掩飾的滴下來,我忘了向老師回禮。

基礎班課程中,愷愷老師告訴我們:「你們的生命是無價的,不可以用金錢來評斷自己的生命價值」。那些話觸動我的心弦,好想大哭!長期以來為了工作拚命,一直糟踏自己的身體,甚至還輕視自己生命,漠視家人對我的愛護。這些點點滴滴在一句話的觸動下,全都勾引出來。我彷彿找到知音,那種「我有被懂」的感覺就像是一種被包容與寵愛的感覺。
分享

轉化班時,弘璋老師說:「人生走到這個時候了,你們還在計較什麼?生命的價值不在於長、短,而是在於你是否幫助過很多人?」這醍醐灌頂的金玉良言是我參加轉化班所獲得的最大啓示。我,終於明白往後的日子應該怎麼走。

看著新同圓怯生生的來到圓場,我知道該怎麼做,每雙溫暖的手都可以牽引一個生命的重生。我讓自己成了最佳代言人,把自己的心路歷程、煉功經過的改變和新朋友分享,也在圓場內和家人分享:心開了,愛送出去了,每天快樂的在圓場中生活著。
家人

最近我家師姊每天陪我一起到協會煉功,師姊的眉眼間不再深鎖著。在協會過生活感覺輕鬆、自在,不再當自己是生病的人,協會儼然是我的新家,師兄姊就是我的兄弟姐妹,不需要有共同血緣關係,也不必是事業上的夥伴;自然而然的相互關懷、彼此鼓勵,凝聚出來的力量就閃閃亮亮的愛,這就是我的家,我的新家(心家)。
這裡每個新生命被啓動,匯集四面八方的愛堆砌成愛的城堡,我會勤煉功,養好身體,在愛的城堡裡,我就是這片亮麗的牆,牽引著新進的新生命,傳承著每份愛。

新生命文化部   整理於2012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