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19-03-07 家人是堅強的最大力量|高志偉 撰文|高志偉

在家排行老幺,上有兩個姐姐,2001年因陪伴媽媽就診期間,意外發現患有先天心臟廔管異常,2002年初動了20小時的開心手術;同年底,又意外發現罹患肝癌,左、右肝共三顆,在年底施行16小時的手術切除,ㄧ年內兩次的大手術,並沒有打垮我旺盛的生命力。
在當時的肝癌醫療報章中,得知肝癌可以接受手術的比例不高,而術後五年存活率也很低,在我術後二年裡,我沒有因爲罹癌而停止上班,相反的,浮在我腦海裡的是,離五年存活期只剩三年,若我離開人世間,我的妻兒該如何生活?孩子當時是讀小學,於是,創業念頭在我腦海浮現:可是,要開什麼樣的店,才能讓我的家人可以溫飽呢?於是,在很短的時間裡,我自己考量的情況下,自行加盟小吃店,從加盟、裝潢、遞辭呈,前後大約40天,太太雖然百般不願意,但還是勉強的配合著我,辭掉了工作。
2004底開幕,ㄧ心只爲打好基礎,作好服務,來完成我內心得渴望,放下我心中的大石頭,這樣子已經開業至今。這幾年裡,我只要醫生有安排回診,我都按步就班的回診檢查。2011年在我罹癌滿十年之際,在一次的MRI檢查,肝內發現腫瘤了,胎兒蛋白指數超過標準值。於是,很快的安排電燒手術,然而,在十年後的復發,居然每半年就復發一次,在復發到第四次時,醫生建議我,因爲復發頻率過高,可以考慮換肝,晴天霹靂的消息,在這次我才真正是害怕了。
玉萍、兒子都願意捐肝。然而,無論是誰捐肝,對我而言,內心的痛與不捨,才是我最椎心的。最後,在太太的堅持下,由她先配對,三天的檢查取樣,因爲膽管構造不是很適合的情況,改由兒子進行配對。三天的檢查下來,兒子的肝是最適合的,當時因爲胎兒蛋白指數高,但並沒有發現位置,所以ㄧ切都預先準備好,隨時發現隨時啟動換肝手術。到了2014年某月的某一晚,突然感覺平躺無法呼吸,心跳加速,只能坐著睡覺,等到天亮挨到下午才去醫院看診。結果胸部X光片顯示,呈現ㄧ大片霧狀,於是,我立馬趕去臺北榮總就診。經一番檢查,確定是由肝轉移到右肋膜,當時的心情是,一切都完了:不久之後,我就會和家人分開了,淚水也不由自主的落下,眼前看不到「光」。
九月時主治醫生和我討論病情相關事宜,將我轉到胸腔外科,安排以手術方式,進行手術切除。我記得要出院的前一天晚上,我在護理站拿了一張副刊,剛巧看見「韓伯檉教授」的故事,於是,在隔天出院回家後,立刻與韓教授聯繫,才有機會於2014年9月22日我和太太同時進入癌友新生命協會。
由於服用標靶藥物的關係,我的頭髮變的稀疏,一天腹瀉十幾次,手腳末稍皮膚變薄,所以走路必需攙扶及穿多雙襪子。感謝當天宥均師姊的接待,進入圓塲的那份溫馨感讓我能留到現在。記得報名參加協會路跑活動前,我尚無法走路,在弘璋老師說的「有願就有力」下,我辦到了,而且全程參與。
2014年媽媽因癌過逝。在生病陪伴的過程,我因弘璋老師的開導下,卸除了我對媽媽的心結,同時心疼媽媽所發生的一切。感謝弘璋老師的關懷,讓我多年來的不舒服,能夠在最後圓滿收場。在媽媽告別式前,協會因廈門圓塲的師兄煉功方式,而開啟了「高密度煉功營」,而我身體狀況,亦因不想讓家人難過,毅然決然的於告別式結束後,當晚直奔台南參加第一次的「高密度煉功營」,且自行停用標靶藥,希望藉由煉功來恢復健康。
在草辦初期,有很多的狀況產生,為期15天的煉功營,每天晨煉、早場、午場,衣服濕了乾,乾了濕。過程中心裡的糾結,透過老師的帶領與同圓的分享,漸漸的轉心化性,每到我轉不動時,我只要想著家人,就一定奮力完成,就這樣的方式,連續參加了一年又四個月。
我是1601期班長,弘文老師幫我挑的班歌是「光」,只有自己轉動才能看見光,老師跟我說,這首歌你要會唱,因爲它有療癒的效果,感謝弘文老師對我的叮嚀。
我從三年前加入協會以來,我的癌症指數,沒有因爲我勤煉功而降低,沒有因爲我長時間參加高密度而降低,當時的指數是由六十多增加到六百多。在一次偶然機緣下,經朋友介紹轉往台大就診,經MRI影像顯示,明顯發現腫瘤,於是就在去年九月份以外科手術切除右肝部份,術後的生化切片檢體報告,居然是無腫瘤細胞,手術前影像顯示的是之前電燒留下的疤痕。回想起這段發生,是因爲我急了,我的心開始動搖,我不相信台北榮總,對我照顧十幾年的醫生,所有事件的發生,都是自己不夠定,辜負了老師們及對我發合心祝福的所有師兄姊。
如今,我用我自以爲是的方式,“優鏽”地留在圓場,每天遲到早退,愷愷老師不斷的明示暗示提醒著我,而我卻一再的辜負她,重要的是自己一直用同樣的方式,怎麼可能得到不同的結果呢!麗香大組長說:『如何讓痛不再輪迴,需要協助。很多事情知道,卻無力改變或不想改變……,是否「痛」已習慣!』我應該真正「臣服」的面對問題,重新定位,找回從前的志偉,讓所有愛我所愛的人,真正安心。


新生命文化部   校對|文化部編輯小組 整理於201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