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21-04-14 持續每日一〇八下,有如仙丹奇效|吳飛雄 文章整理|王淑嬌

年輕時肝功能向來赤字的飛雄師兄,六十歲開始因皮膚發癢遍尋名醫,最後檢查出肝癌和肝硬化。進協會後,每日如實脊椎旋轉108下,身體各項檢查均轉為正常。



二〇一五年八月,我到板橋圓場,距今五年多了。很早以前,我就是B肝帶原者,肝功能從來沒有好過。年輕的時候沒感覺有什麼問題,不太理它。晃了三十幾年。將近六十歲的時候,首先發覺皮膚發癢,很多醫師看過了以後都說這個沒藥治,開的藥就是類固醇止癢,這樣一拖,拖了十幾年。台北所有的名醫都告訴我這沒有效,只能止癢而已,不會好。我曾經因此到大陸治療兩個月,連五毒的治法都試過了,還是沒有辦法。後來,我來到大林的慈濟醫院,院長是我的主治醫師,他診斷應該是內分泌失調的問題,又看了我的檢驗報告,知道我是B肝帶原,因為我已經六十幾歲了,於是催促我去做比較進一步的健康檢查。

我自己心裡有數,健康檢查就是肝不好而已,所以一直拖,拖到後來醫師說如果不去檢查,就別來找他了。所以我就到台北檢查,剛開始照超音波好像沒有怎麼樣,可是第二次去照超音波的時候,就發覺肝好像有陰影,看了其他的胎兒蛋白這些指數都沒有很高,第三次檢查以後發覺陰影好像變大,於是建議我做切片檢查。我說要切片乾脆開刀就好,哪需要切片?所以也沒有動。到了第四次以後醫師告訴我,你不要再活動了,因為你的胎兒蛋白已經高到一百多了,絕對是不好的,一定要拿掉。可是我還是拖,這一拖拖了很久,在二〇一五年的時候,醫師告訴我趕快處理,因為已經七十多歲了,還要再拖嗎?所以二〇一五年農曆年以後,我接受開刀。

開刀出來,發現第二葉有兩顆蠻大的,一個三點五公分,一個二點五公分,開完刀以後去拆線,開刀的醫師說你這個肝癌看起來是三期的,沒有擴散還好,不可怕,可是最可怕的是肝硬化……我說有多嚴重?他說你是第六級的。最高是第幾級呀?最高就第六級啊!哇,肝癌三期不可怕,最可怕的是肝硬化……然後一直交代說,你眼睛如果怎麼樣,比如積水、腹水什麼……你就要趕快來掛急診,才能保證有一個病房給你住。我那個時候一聽沒有什麼指望了嘛,後來開完刀以後在家裡,連要掃個地,家人都說不用啦,你不要做啦,給年輕人做啦,真的是過著等吃、等睡、等死的三等生活。

三、四個月後,住台南的妹妹跟我講這樣下去不行,就介紹我到癌友新生命協會來。協會真的很不錯,對我有幫助,於是我就到板橋圓場來了,第二天就參加1508的基礎班。參加基礎班以後,老師說一定要每天煉功至少一小時,最少要持續一百天。沒有做真的會良心不安,於是我就很認真的做。九月的時候再回診,醫師說還有兩顆呢,這兩顆長得很快!他建議我馬上開刀,我那時候就想:我到協會來,協會的同圓都說癌症會消失,我想要驗證一下,所以九月二十幾的時候,醫師說十月份他要出國,有一個月的時間不行安排開刀,我說不要緊,那就十一月吧!就安排十一月十八日。

我記得很清楚,十一月十八日要開刀,十七日就要去醫院報到了。到了醫院以後,我就想我已經煉三個月了,我就跟醫生講你幫我檢查一下吧!醫生說不行啊,你明天要開刀了,做什麼檢查要自費喔。自費就自費嘛,自費照超音波的時候,他一看:「欸!怎麼沒看到?不見了!」醫師就慌了,明天要開刀,今天照怎麼會不見?馬上做血管攝影,血管攝影的醫師說:「你沒有東西喔!看不到。」通知醫師,醫師趕快再做一個電腦斷層,當天就做三個檢查,一個腹部超音波、一個血管攝影和一個電腦斷層,隔天醫師早上七點就來了,跟我說:「你沒事,你回去。」就這樣子,我開始對協會的這些功法有信心,我把腫瘤煉不見了!

隔年我再檢查,我有一段時間沒有煉,沒有煉就又長出三顆來,用電燒把它燒掉。那時為什麼沒有煉?因為我到國外去了,在女兒那邊住了一段時間,回來正好又過年,拖了三個月都沒來協會,所以說得到教訓了,就開始每天都到協會來,每天做十八下脊椎旋轉和其他的功法。後來三個月回診一次,每一次醫師在檢查的時候就感到很納悶,因為肝功能正常了,因為我的肝纖維化嚴重,肝纖維化是不可逆喔,它沒有辦法恢復,然後醫師很納悶說:「你又有什麼治療?」「沒有!」「有吃什麼藥嗎?」醫師開始詢問,想知道為什麼我的肝功能會正常,這是很大的奇蹟喔!因為我打從檢查身體開始,我的肝功能從來沒有正常過,可是那個時候開始正常,正常一次、兩次,我還不感覺怎麼樣,到現在為止連續將近四年了,三個月一次,都很好,到現在統統都是正常的,而且好得不得了,真的從來沒有那麼好過。肝功能GOT與GPT的數據都是那麼好,醫師常常拿我這樣的case做研究報告,一直在追究說:「你是吃什麼藥?吃了什麼東西?」我說:「我沒有,我真的是只有在協會煉功,從來都沒有吃什麼藥。」

我就是在協會煉功,只有煉我們的功法而已。所以,我在想:我煉了這個功法以後有什麼好處?第一個,我肝功能正常了,癌細胞不見了。第二個,我的脊椎、腰椎一向不好,以前每個月最少有一次、兩次會閃到腰,是很嚴重的,煉了脊椎旋轉以後就不見了。再一個,六十歲的時候,我開始發覺我的便秘嚴重,嚴重到要讓機器用生理食鹽水來通,無形中我發現也正常了,機器也不必用了,每天都很正常呀。另外,因為我的皮膚病好發在手背、還有大腿背部,有時癢得讓人受不了,無形中,我沒有擦藥也不會癢,到現在完全正常。

我發覺我們的功法對我的好處太多了,所以,我脊椎旋轉不只做十八下,即使做到三十六下還是不過癮,現在每天做一〇八下,已經連續做了三年。我現在七十七歲了,我發覺整個身心都非常健康,你看我的氣色,每個人看到都覺得好得不得了。這是我的親身的體驗,這一套功法給我的好處很多,親戚朋友久沒看到我,都說我怎麼好像吃了仙丹……我都跟他們說我只吃一味而已,就是脊椎旋轉。
(整理自 20201214板橋脊椎旋轉分享 )

新生命文化部   逐字稿|王玉嵐 影片-錄音記錄|曾宜君  照片攝影|元 元  錄音剪輯|王玉嵐 影片後製|王玉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