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19-03-08 懂得感恩,時時感動|李興孝(肺腺癌) 撰文|李興孝

【罹患肺腺癌四期,並轉移全身骨頭,腦及肝臟的興孝師姊,進入協會後,她純然地相信這裡就是陪伴癌友生活的地方,並且「相信」她的相信,來到這裡煉功生活後,讓家人也有了喘息的空間。在圓場,強大的正向能量,以及同圓之間互相的陪伴與分享,更讓她感到信心和力量。】



十三年前,曾經因為想要增加收入,而接觸了保健食品的直銷,我很認真地學習營養課程,和大家分享健康。但諷刺的是,非但沒有使自己變健康、增加收入,反而接著負債,並且醞釀了罹癌的開始。
負債之初,不敢讓家人知道,結果越轉負債越多,把自己搞到恐慌症,就好像快窒息而亡。後來選擇面對,告知家人,並且主動上大夜班,為了薪水多賺一些,債是還完了,孩子也都大了,心想終於可以選擇適當時間退休。但近十年來的日夜顛倒,在還沒提出退休之際,老天卻先送了我一份大禮。
在2016年八月初確診為肺腺癌四期,已經轉移全身骨頭,以及頭、肝臟。經過六次化療後,體力越來越差,就連爬上二樓十幾階的樓梯,中途要停下來喘息,然後用手慢慢爬上去。
自從化療後,我幾乎不會流汗,體質也虛寒,晚上無法入睡,一定要吃鎮靜劑才能入眠,但是,就算是吃藥後,晚上還是會起來兩至三次,睡眠品質差,接著持續吃標靶藥物治療,副作用引起全身乾燥、長皮疹、水瀉、毛囊炎(嚴重到頭上化膿流組織液)、腳底龜裂,手指、腳趾陸續出現甲溝炎的症狀。
就在此時,我遇到生命中的貴人,老同學美惠師姊引薦我來到圓場煉功。第一眼看到圓場師兄姊煉完功後,全身發熱、流汗,我就告訴自己:「哇!這就是我要找的」。光是睡前和起床各10分鐘煉「丹田呼吸」,幾天之後先生驚訝發現,睡前和我聊天,前一分鐘我還在和他說話,轉個頭回應我時,我就已經呼呼大睡了。
之後我每天煉「脊椎旋轉」持續約二、三星期,某天朋友陪我到石門水庫走走,聊著聊著,走著走著,不知不覺從山頂走到壩底,再從壩底走了一大圈,並且還爬上100多個階梯上壩頂,一共花了三個鐘頭,當我爬到山頂時,感動得眼淚流下來。開心地拍下階梯傳給先生看,我竟然可以爬上100多個階梯耶!
我不知道為什麼到圓場煉功後,呼吸、睡眠和體力都大增。只是單純相信癌友新生命協會是陪伴癌友生活的地方,並且「相信」我的相信,來到這裡煉功生活後,讓陪伴我的家人有了喘息的空間。在圓場,正向能量好強大,一個家庭有人罹癌,全家都會不知所措,失去彼此的秩序,病人更是心情沮喪。但圓場內一半以上都是癌友,彼此經驗分享,讓我感到有信心和力量。
進協會短短六個多月,卻覺得充實超過五十幾年前的歲月,感恩三位無私的創辦人弘文、弘璋和愷愷老師創辦了癌友新生命協會,以及同學美惠引薦我進入協會,重新翻轉了我的人生。讓家人間的關係更融洽、緊密,懂得感恩,時時感動,生活中會處處覺察溫暖,更懂得感同身受,提醒自己給予別人,包容別人,其實受惠最大的還是自己。
何其有幸,能被秀玲當家邀約參加逆九營,一星期生活中,多元豐富的課程,讓我感到很充實,不會遺憾當年早早進入婚姻、家庭而沒有完成大學學業,因為在這裡有更多元的學習內容,老師和眾多師兄姊的才華優點,在在都是我可以學習的。
是的,在這裡,真的可以找到癌友生存的目標和活力!


(有聲書文章)
【中壢圓場李興孝師姊,肺腺癌四期,並轉移全身骨頭,腦及肝臟。因希望能流汗排毒進協會煉功,發現這裡就是懂癌友、陪伴癌友生活的地方。來到圓場煉功生活後,體力恢復,同時家人放心】

年輕時因為想要增加收入,作保健食品直銷,很認真地學習營養課程,諷刺的是,非但沒有使自己變健康、反而負債,並且醞釀了罹癌的因子。
負債之初,不敢讓家人知道,把自己搞到恐慌症。等到債還完,孩子都大了,近十年來的日夜顛倒,心想終於可以選擇退休。卻在人生中最大喜事之後,發現一件最大遺憾的事。我在兒子結婚的第二天倒下來,在醫院高燒昏迷了三個星期,確診肺腺癌第四期,已經轉移到頭、肝臟和全身骨頭。原來兒子婚禮的當天,我的腰老挺不直,是因為整個骨頭已經被癌細胞侵犯。或許老天知道我還想要活下來,在醫院不看好的狀況下,高燒三個星期後,我居然出院,出院後先接受了六次的化療。化療後,我幾乎不會流汗,體質也虛寒,晚上無法入睡,一定要吃鎮靜劑才能入眠。就算是吃藥後,晚上還是會起來兩至三次,睡眠品質差,接著持續吃標靶藥物治療,副作用引起全身乾燥、長皮疹、水瀉、毛囊炎(嚴重到頭上化膿流組織液)、腳底龜裂,手指、腳趾陸續出現甲溝炎的症狀。我很無助,我的家人、我的三個子女都很擔心,惶恐寫在他們臉上,我知道我若倒下去,家人生活會全部亂了秩序。
就在此時,我遇到生命中的貴人,老同學美惠師姊引薦我來到圓場煉功。到圓場第一眼看到師兄姊煉完功後,全身發熱、流汗,我告訴自己:「哇!這就是我要找的」。光是睡前和起床各十分鐘煉「丹田呼吸」,幾天後先生驚訝發現,睡前和我聊天,前一分鐘我還在和他說話,轉個頭回應我時,我就已經呼呼大睡了。
之後我每天煉「脊椎旋轉」,持續約二、三星期,某天朋友陪我到石門水庫走走,聊著聊著,走著走著,不知不覺從山頂走到壩底,再從壩底走了一大圈,一共花了三個鐘頭,當我爬到山頂時,感動得眼淚流下來。
到圓場煉功後,呼吸、睡眠和體力都大增。圓場生活的每一個人都這麼有精神、有活力,展現旺盛的生命力,我真的就像在大海裡頭找到了一根繩索,可以拉住它往上。我對家人說,你們可以回到你們正常的工作崗位,不用擔心我。原來有你們支持著我,現在協會有這麼多年陪伴癌友、照顧癌友的經驗,我相信我可以讓自己越來越好。
從當初的醫生宣判不樂觀的肺腺癌第四期,到現在每次定期回診,醫生看到我都是笑嘻嘻的,而且醫生還主動配合我參加協會課程、活動來安排回診時間。我的主治醫生很開心他的病人能夠走出這樣的生命鬥志,他說,我們只能治療你們的身體、你們的的肉體,可是你們的心理,還有對生命的那種渴望需要靠自己,所以這個地方真的很棒。協會在我們經歷惶恐不知道該如何時,在後面支持著我們,在旁邊拉著我們,讓我們有靠山,讓我們不害怕。我的媽媽對著當初奄奄一息的我說,這個協會真的很棒,如果沒有協會,我今天也看不到我的女兒。
有一天,中壢圓場師兄、師姊陪著我回到當初石門水庫階梯的位置,大家陪著我一階、兩階一起數著上去,證實石門水庫是兩百零六階。從當初的二樓十五階都上不去的我,到來協會後短短兩、三個禮拜,一切都改變了。這裡重新翻轉我的人生,讓家人間的關係更融洽、緊密,懂得感恩,時時感動,生活中處處覺察溫暖,更懂得感同身受,給予別人,包容別人,而受惠最大的是自己。

新生命文化部   校對|文化部編輯小組整理於2017年 影片-錄音記錄|秦嫚嬪,攝影|楊琍雯,錄音剪輯|王 愷,影片剪輯|王 愷 整理於2019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