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19-03-08 新生命進行曲|曲新生(肺癌) 整理/新生命文化部 工研院

生命必須面臨的改變

被確實得病之前,我從沒想到我的人生已經看到盡頭。工作上拼命衝,很多事總覺得可以等一下,如陪兒子、陪女兒、陪太太。。。等個兩年、三年再來做都沒關係。那不急!都不急啊!
可是當你已經可以看到自己人生的盡頭,只剩一年多不到兩年的時間,心理的震撼不是一般常人可以感受到的。怎麼會這個樣子???????????? 2011年9月1日,我被證實得到肺癌。9月7日動手術之前,做了許多初步檢查,當時估算腫瘤只有1.2、0.8、0.6公分。但是手術時醫生發現癌細胞已經擴散,醫生嚇到了(當時太太、女兒、兒子都已經知道了,只有我不知道)。第四天要出院的時候,我問榮總醫生後續我要做什麼?醫生吱吱唔唔地一直不太肯講,被我逼得沒辦法,才說:“我覺得,你只剩下一年多不到兩年的時間”。
在緊促的時間內,準備了所有的資料,去台大向楊泮池楊院長請教,楊院長立刻安排我住院、安排醫師。台大醫師認為檢測的部分榮總已經做得很完整,照目前情況來看,能夠使用的方法就只有"化療"了。
我問了跟榮總一樣的問題,台大醫師比較稍微溫和一點,說:「通常一年多啦,或者兩年,我們也看過三年的!」。當此情況下,心裡的絕望不是大家可以想像的。現在笑得出來,當時我是笑不出來的。
在台大住院的第一天,一家人還高高興興的,提醒自己要放輕鬆,病情才不會惡化,隔天還到中正紀念堂晨間散步。可是到了第二天下午,聽見隔壁病房傳來家屬哭哭啼啼的聲音...在那種情況下,太太、兒子就心急上網搜尋肺癌有哪些治療的方法,化療、放射線治療、標靶治療……看到有一種PDT (光動力療法)跟我的狀況有點符合,開始查PDT這種治療法。因台灣設備尚未完整,決定到美國去試著尋求治療。到了美國後,史丹佛醫院的醫生要求重新檢驗,檢驗出來,結果是可以使用"標靶藥"。
2012年2月初回到台灣時,標靶藥已經有了初步的效果,心裡也稍微穩定下來了,但是內心的轉變還沒有那麼完全。
在美國時碰到朋友(高雄圓場陳美君師姊),談到旋轉氣功。她分析旋轉氣功可以讓關節一節一節拉開,使平常繃得很緊的關節鬆開,讓吸收的氧氣能穿過去,才能真正將吸收的氧分子傳到細胞裡面去。她是一位醫生,試了很多種氣功,認為旋轉氣功最有效。那時在服標靶藥物,早上服用藥物,需一個小時以後才能吃早餐,中間一個空檔,我就做氣功,每天做,現在也是一樣,現在氣功對我來講不是該不該做,而是我相信它對我是有幫助的,一定會做。
果正師兄特別拜託弘文老師和愷愷老師,讓我可以參加2月底的小琉球轉化班,為了讓我能夠啟動快轉到美國可以旋轉,可以保健。
第一天旋轉,吐得一塌糊塗,沒有辦法吃飯。第二天我轉起來了,因為轉起來了,我面帶微笑,那天愷愷老師在旁邊說,如果心裡有委屈的話就哭出來吧,我是哭不出來的,因為我太高興了。第三天我哭了,因為那天有一首歌心裡面感觸很多─"我現在要出征",因馬上要回去美國做手術,那是一個超過十個小時的大手術,當時曾慎重考慮要不要做。
生命在呼吸之間

記得手術當天,進入手術房最後一次看牆上的鐘是七點十五分,一直到我醒來,已經是下午五點半了。醫生幫我把身體上看得到的癌細胞全部都切除掉了,還切了sample 做化驗,淋巴塊有兩個地方證實都有癌細胞。所以後續需要做化療。 做完化療,體重從65公斤掉到60公斤以下,之後慢慢回升。現在知道斤斤計較是多麼可愛的事!手術其實是非常辛苦的,除了疼痛,還有十餘天無法沐浴。直到醫師宣佈可以淋浴後,才發現人生可以take a shower是多麼幸福享受的事情!
這趟回來,覺得上天對我非常寬厚,因為化療4個療程做完,還可能要做放射性治療,做化療的時候,指數一直掉下去,做第三個療程的時候,白血球降到1900(正常是4000---10000),延一個禮拜才做。第四次白血球只有三千。
化療完畢,如需要做放射性治療,一個禮拜五天,每天做 20 分鐘,連續六個禮拜,所以我不知道能不能夠趕回來台灣。
八月下旬醫師跟我們宣告,我的放射治療可以不用做了,所以急急忙忙買了飛機票飛回來,見到岳父最後一面,覺得上天對我非常寬厚,現在對很多事,覺得非常感恩,非常感激。
淬鍊過的生命最美

從2011年9月1日被證實得到肺癌到動手術、到化療的過程中,果正、果圓、以嘉、雲琦……及新生命協會同圓的關懷,在小琉球四天的轉化班更是我人生一個很大的轉捩點。
人生從絕望到現在的欣然接受,感受完全大不同。感覺重新獲得新的生命,此時的看法有許多跟過去是不一樣的。以前覺得重要的不得了的東西,現在感覺是身外之物,比起生命來顯得都不太重要了。
過去認為不太重要的事,現在覺得很重要了,"睡覺"很重要,因為要靠自己身體的免疫力來調處癌細胞,沒有充足的睡眠怎麼可能做得到!過去為了工作來不及吃飯,覺得那有什麼重要,一餐飯沒好好吃天又不會垮,可是現在"吃飯"變得很重要,吃下去的東西,是唯一進到身體裡面的東西,經過內部的消化以後,可以產生能量,儲備身體的能量。吃飯太重要了!正常的排泄非常重要,以前覺得吃蔬菜很麻煩,現在覺得吃蔬菜是多麼重要的事情啊!
生活不再匆促,閒逸了些。以前吃飯 15 分鐘,超過半個鐘頭都覺得太奢侈了,現在吃飯花一個多鐘頭慢慢享受,喜歡吃青菜,更大量吃生菜沙拉,因此常跟朋友開玩笑說,我現在都是在練習吃草,每一種草都有他新鮮特殊的味道,那對身體是好的。整個人生改變很多,若是沒有生這個病,沒有這種當頭棒喝,不會大徹大悟!
現在每天做脊椎旋轉氣功,把每一個脊椎的間隔拉開,讓氧氣進到裡面,進到更深層,進到細胞。過程當中,心存感激,頭低低的,去感謝很多人。感謝上天賜我生命、賜我智慧,感謝大地賜我萬物(蔬菜),感謝父母,感謝太太 、孩子,感謝師長,感謝朋友……一方面慢慢做,二方面心存感激,感謝好多好多幫助我的人。
重劃生命線

非常慶幸工研院同仁在我最困難的時候給我很多溫暖的幫忙,非常感謝果正師兄帶我到新生命協會來,從到汐止基礎班,到小琉球轉化班,對我來說都是很大的幫忙。跟大家分享在心境上及在身體上的轉變。醫生宣告我現在情況穩定,但一定要定期追蹤。動完手術後醫生跟我說,雖然目前現況穩定,但是癌細胞還是有可能會回來的。
我在網路上看到美國有一位患者,情況與我相近,從發現到目前已存活了十三年,但每隔個兩三年癌細胞就會回來,他就當它是一頂舊帽子一般,偶而還是會出來,需要處理一下。現在覺得即使它會回來,也不會像過去一樣感到悲慘絕望,因為有很多人在背後支持我,很高興跟大家分享。而且希望跟我一樣有這個病的,要用非常正面的態度去面對它,就像化療再痛苦,覺得還是要欣然接受它,因為它是幫助我的。




後記:
擷取以嘉師姊的分享

在曲師兄身上我們看到了三個正面的能量:

  1. 他相信他的每個選擇:即使化療是非常的辛苦,他都相信它對他來講是正面的、是好的,所以他的信心度十足。
  2. 他感恩他這一路走來每一個幫助他的貴人。因為這樣一個正面的能量,很多人在他周圍給他很多的幫忙,給他很多正面的能量,他對這些幫助他的人非常的感恩。
  3. 如果存活率是百分之一,他相信他就是那個1%。他就相信最好的會發生在他身上。



弘文老師的叮嚀

脊椎旋轉是一個很深度的鞠躬,讓每一個細胞都在感謝,不只是我們的頭腦,連心都在感謝。用 60 秒的感謝進入到我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裡面,這個感恩、感謝,讓細胞進入轉動、震動、恢復。
曲新生師兄用生命故事告訴我們生命的脆弱和人生的難以預料,傳遞生命的學習,了解什麼是重要的,什麼是次要的。例如拼績效固然重要,可是有沒有重要到要以生死相許,可能需要我們去反思、去覺察。

新生命文化部   新生命文化部 校對/文化部編輯小組 整理於201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