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19-03-08 理性的科學腦袋|于蓓瑾(肺腺癌) 撰寫|楊琍雯

【蓓瑾師姐是理性的高中生物老師。剛開始,表情嚴肅的她總是眉頭深鎖。兩年來不斷地勇敢抽絲剝解,這過程中逐漸發現自己過往的迷失。2012年二月,台北基礎班,蓓瑾班長的臉上綻放春天的笑容……】



一天早上做完化療,身為醫護人員的妹妹來幫我辦出院,以前忙忙碌碌,生活上難免對家人有些抱怨,想到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我忍不住回頭跟妹說「真的,生病以後,發現家人、姐妹、媽都在需要的時候出現,謝謝妳們。」我心中有滿滿的感謝。
我們往往都忘了在我們努力抗癌的時候,癌症會一直往前走,它不會停在原地等我們。
治療史

這是我的治療史:發現得肺腺癌是二零零七年九月,馬上開刀及化療。二零零八年八月,腫瘤又再度出現在肺部,吃標靶藥,二零一零月四月出現抗藥性。九月開始加入人體實驗新藥吃了副作用肚瀉及毛囊炎,結果頭皮潰爛及呈膿血不斷而放棄使用。二零一一年二月第三度開刀部分切除。八月發現原本三個陰影的肺部出現四個陰影。十一月肺部的陰影變大,所以再度開始化療。近期體力和精神開始滑落。
0911

從發現腫瘤治療約兩年後,一天接到前同事小貞貞的關懷電話,邀請我來協會。基於對她關心,同時帶著一份科學家考察的精神,想探究這另類療法是怎麼回事。剛好退休閒著想從事志工工作,發現協會可以同時煉功生活又可當志工,於是我留下來了。當時跟著一群不約而同的同圓一起上二零一一年九月基礎班,待了一個月每一天聽師兄上課,我們就是0911,彼此有一份深厚的革命情感。
科學腦袋

『已經在協會兩年,

老師教我做的,我都做到了;

該講的,我都講了;

我的心都拿出來了……

為什麼身體還是沒有復原?

為什麼腫瘤還沒有消失,

反而一直走下坡?』
老師說我的心還沒有真正的連結。
我不善於讓別人看到我的生命。兩年,我以為自己調整、改變了很多可是並不夠。如果你有我這樣數理的腦袋,完全講求科學證據,你根本不會自覺,心沒有打開,還沒有看到自己內心深處。我以前是教生物—西醫學的基礎—所以我只接受西醫的理論。即使我來協會兩年多,生病四年多,我的狀況從來沒有順也沒有停頓過;但對於情緒會造成身體的腫瘤這個論點,我完全不予認同。即使來協會前我有接觸中醫學,以前看看就算了;聽協會老師談的氣滯血瘀,旋轉可以把體內的垃圾排出等,我根本也完全不當一回事。
狂妄自大

轉化班報名表上的最喜歡的歌,每一次我都畫問號給俊宇師兄。這次我終於知道我喜歡甚麼歌了,叫《最初的夢想》:「如果驕傲不被現實大海冷冷拍下,又怎會曉得要多努力才走的到遠方」是我當下的心情。
來協會你可以很快的從低沉的情緒變成很快樂正面。因此有些師兄姊煉一下狀況好一點了,就不常來煉了。我最早聽到的說法是「好逸惡勞」,那時候覺得這說法好殘忍:他們可能只是覺得身體好點了,想要去做比來煉功更重要的事罷了;像是覺得家人很需要我,於是回去照顧家人。
很多人來協會會問「學旋轉效果怎樣?」其實沒有人敢跟你保證,這必須看你有多努,因為生病的因跟某些情緒的障礙有關係,以科學來說,這是沒有可以量化的證據。後來,往往看到他們並沒有調整好情緒,最後身體一而再的出現不期待的狀況。
如果你都還搞不清楚自己的內心狀態,輕視它對你是不利的。後來等到我的身體不斷的出狀況的時候,我才真的發現用「好逸惡勞」的字眼給這樣輕忽、不在乎的心一點都不為過。我形容自己的字眼是「狂妄自大」:以為很容易~來協會只要轉一轉,身體的狀況馬上消失!可是,一次又一次身體的狀況後,我開始學會謙卑。我現在不敢打賭說現在的努力就會好,就會沒事了。
生活

我們每一天的煉功都在累積正面想法,你不會知道忽然哪天哪一句話進來,你就有收穫。
煉功,在圓場裡面是生活。每一天的每個過程都要完整的經歷,就像你不可能選擇「我只要認真的過這段時間,那段時間我不要煉」。
正面。負面

續轉化班以後,每週都有同學會,我們稱之「沒完沒了」。在老師的帶領下,一群對彼此生命都有比別人認識更深的人一起,及時更新想法和成長。這段課程成長了我。要全程參與不見得每次都有收穫,但持續去做,某一天你某部分就鬆動瓦解,連如此固執的我都被感化、成長了。
潛移默化中,我開始抽絲剝解。第一個學到的是「心想,會事成」。心想會事成是不管正面或負面的。過往我並不愛負面,卻充滿了負面的信念:好比未雨綢繆,把最壞的狀況先想好,做準備。所以大部分的時候,我都在負面的情緒之中。來協會後,忽然才驚覺到以前覺得自己預測力十分的精準,後來才發現那叫做負面的心想事成。這需要仔細的覺察。身體很容易的用意識去操控,可心和靈這部分,就必須花多點時間去學習。
媽媽

我對我媽有很多的怨,人家是青春叛逆,我是更年期叛逆。
來協會的兩年中,一開始我聽到有關她的事情,我會暴怒,現在比較平穩。如今跟媽媽住已經一個月了,這對我是很大的突破。我本來對她有很多想法和看法,但後來想「至少人家比我勵害,活到八十幾歲還好好的,我活到五十玩成這樣(罹癌),我還有什麼理由去批判她?」。我只是用我的理由去看她,像前面老師說的“沒有所謂的對錯、是非、公平”。
以前不論我怎麼過,已經都過去了,現在的我或許已經變得不大一樣。過去我被視為理所當然的,現在要學習感動。我感謝她,感謝她願意收留我。
情緒vs身體

今年過完年,我元氣開始下滑,情緒全都跌到谷底。這次我完全體驗到情緒影響身體,身體影響情緒。我甚至跟老師說「我不想玩了」。
當你不想玩,你很快就會完了。我求援,在師兄姊的支持中至少讓我維持在一個狀態。學會求助是我學到另一件重要的事。


旋轉的力量

現在每一天早上起床都感到全身無力,軟趴趴的。寶珊師姊早上會全程陪我煉功,我想我無論如何都要拿出一點力量,至少撐一下。回想這兩年來,我雖然都有按時煉功,但蠻混的--從沒有如此的毅力及認真。在經歷上午一整組的團煉後,感覺好多。
老師說「煉功可以儲存能量,可以排毒」過去總是被我聽聽就算。我現在必須承認這是真的。裡面或許存在著科學沒有辦法解釋的原因。因為我的科學習慣讓我兩年來沒有打開我的心,沒法完全接受協會的說法。一次次的挫折和身體的狀況讓我知道老天是對我好的。原來我是渺小的,很多事情不是用我以為習慣的方式處理看待就會過去了。現在回觀,因為癌症,我因此建立了許多美好的價值觀,我是愉快的。雖然活著的時間無法預期,可是我卻過著這輩子沒有經歷過的美好人生!!

新生命文化部   校對|文化部編輯小組 整理於201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