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19-03-08 來協會是我最對的決定|呂淑如(肺腺癌) 整理|歐亞菁

當接到愷愷老師來電的那一刻,我覺得我這輩子做過最正確的決定,就是進入了協會。
去年五月我開了刀後來到協會,到協會後除了回診外,其餘時間我就來協會。煉功讓我覺得很快樂,有同圓跟我說,他們不知道淑如是生病的人,來協會煉功對我真的是有用的。
今年九月底,我做例行健康檢查,醫生說我的淋巴部位好像有點異狀,我坦然的接受。那時剛號碰到中壢承辦基礎班,那段日子,我一個人悶著頭去做各種檢查,沒有跟任何協會的同圓講。就在這時,我母親的身體又出了很大的狀況。我從來沒有哪一刻,覺得自己是那麼那麼的脆弱,可是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挺住。愷愷老師告訴我:「不要「挺」,「挺」是負面字眼,就讓自己順順的過去。」
我覺得,十月底應該是這一生所有悲慘的事都集中在一起了,但因為有協會的支撐,我相信我可以走過去。
我開始治療,打完化療的第二天,我記住「要來煉功」,出門時,戴上口罩、圍上圍巾、帶了帽子,只為不能吹風著涼。從住家前往公車站牌路程大約10分鐘,在公等車的時候,因為覺得很熱,開始解開圍巾。當我解開圍巾,天旋地轉,我倒了下去了。還好遇到了善心的夫妻,我告知因為打化療,很虛弱。他們送我回家,回到家,發現我的手、腳,還有頭部全都撞傷了,我的傘被我壓到全部扭曲斷裂成一團。雖然如此,我依舊告訴自己:我要走出來!我一定要走過來!
第二次化療後真實感受到,化療會把人打趴!我從來不知道自己那麼脆弱。愷愷老師曾說:「有人打化療,就好像到地獄。」如果今天只有我一人,也許我就直接放棄,但因為有一群愛我的人,一群愛我的家人「家人」包括協會的每一位師兄師姊,還有老師,所以,我相信我一定能度過這治療期。
現在我每天早上不到七點從家出發,坐兩個小時的車去台北三總做放療,再從三總坐兩個小時的車來到協會。我想,有協會給予我支持,再苦我都不怕。感謝師兄師姊,更感謝老師!
後記:愷愷老師補充:我們真的應該要讓更多人有機會走進來,希望所有的愛,可以讓更多人在過程當中不要再躲在家裡,看到一定有路。而我們的「在」,能讓癌友安住徬徨的心。

新生命文化部   影片-錄音|李興孝,攝 影|元 元 琍雯,錄音剪輯|王 愷,影片後製|楊琍雯 於201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