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20-04-29 相信的力量|湯莉榆 整理|范晏綾

湯莉榆被診斷「不明原位癌」,在協會康復的日子,有老師的陪伴及功法落實,讓她可以順利度過化療的不適,恢復體力。愷愷老師說:家不會倒,協會是「家」,溫暖而屹立不搖,凝聚每位同圓,給予最安定的力量!


我的成長家庭讓我養成獨立堅強、不麻煩別人的性格。當被診斷可能罹癌時,因為不確定,除了先生知道,沒有告訴家人。醫師在我左頸部腫瘤上切片,發現鱗狀上皮的癌細胞,再經過正子攝影確認癌細胞擴散至左頸部淋巴,腹腔內同時有些淋巴結,卻找不到原位癌的部位,經過三個月的反覆檢查,醫生說是罹患了不明原位癌,檢查過程與結果,我沒被打敗。
桂蘭師姊引進我進入協會,桂蘭師姊是我姊夫的朋友,我相信他們,在先生的陪同下加入協會。先生看過協會的相關介紹,主動告訴我:「這是一個很好的社團組織!」因而引發我的好奇,上網看了協會的相關視頻,愷愷老師提到「家不會倒」,讓我很感動,也讓我很安心,決定留在這裡。
在協會邱老師幫助我很多,我的治療,有化療搭配免疫療法、有標靶治療。治療過程中,老師讓我知道人是有自癒能力。回想我第一次化療後,進入圓場煉功,身體非常虛弱,講話有氣無力,只能站在那裏靜靜地煉,但我感覺到身體裡面有一種流動,老師教我繼續觀察這個流動感覺,我居然能從早上煉到下午。原來,人體是那麼奧妙,從那一刻起,我知道我有無限潛能,對自己的信心開始大躍進。第三天,我不自主地在協會痛哭後,聲音不啞,整個人的體力恢復,睡眠品質變好,可以不用靠藥物助眠。老師告訴我身體出現各種現象是身體在自我療癒,不要因為害怕而停止,這是一個好的現象,遇到任何事都要接受它。我本來會不好意思在陌生人面前有各種情緒,但那次的經歷,我發現自己能放下心防,邱老師讓我找回了安全感,這是協會非常特別的地方,所以我願意選擇相信。
第三次化療前夕,我參加928千人旋轉,千人旋轉對我的助益很大。因為隔天我要入院做第三次化療,而且每次入院要住到六天。我第一次入院做化療時,緊張到哭,因為不知未來會如何?加入協會後,帶著千人旋轉的正能量面對化療,想到愷愷老師曾經提到一段話,她說你在做化療時,要把它當作甘露水,所以我決定要把化療的一切當甘露水來看待,心存感恩,把它想成是好的來吸收,而不是當成壞的去排斥。
我幾乎天天浸泡在協會,帶著協會給我的正能量,我以為第三次化療後睡眠品質會更不好,更吃不下,但除了化療初期有一點吐之外,其他副作用都很少。雖然出現掉髮,但沒很多,也沒有食慾不振的問題,很神奇的是,經過928千人旋轉的巨大能量後,但沒想到化療後第二天就可以正常吃睡了。
原本我是一個自我要求很高、在乎別人眼光的人,來到協會後學習自我覺察、愛自己、接受自己生病的樣子。偶而外出時我會戴假髮,有時只是為了方便整理,但戴假髮的次數很少,已經覺得沒有必要。「不明原位癌」是一份禮物,讓我能停下腳步重新看待自己,原來我一直很壓抑自己而不自知,「它」從來沒有讓我覺得痛或不舒服,反而讓我重新去審視自己的感受,反應身體上的需要,接納自己內在的恐懼、不安,和細胞對話,讓我學會更愛自己,更善待自己。
以前的個性要強,愛面子,做事常是目標導向,總覺自己無所不能,認為只要努力沒有甚麼做不到的事。我對先生同樣會用這樣的角度要求,如今想想,真的辛苦他了!如果我的癌症是很具體的乳癌或胃癌..,依過往我的個性,一定會先動手術切除「它」,用強硬的方式對抗癌細胞,然而因為「不明原位癌」根本無法透過手術治療,才發現自己並非無所不能。癌細胞就像是叛逆的孩子,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為何一定要用尖銳的方式去對待自己呢?面對「不明原位癌」讓我更認識自己,透過協會的功法、心法讓我對自我療癒更為篤定、相信,所以我選擇不再化療,用心煉功、全然接受自己。

新生命文化部   校對|文化部編輯小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