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20-03-31 悲觀不是權利|翁埈智 文章整理|溫曉眉

翁埈智師兄三年前罹患胰臟癌,轉到肝,透過訪談,分享罹癌後因有信仰丶配合醫生治療與心態調整。同時在癌友新生命協會,明白修煉是一輩子的事,罹癌重新學習對生活的態度,沒有悲觀的權利,享受著並感恩生活的每一天。


主持人:歡迎收聽黛比的生命花園,今天邀請到的是智伯,智伯三年前確診是胰臟癌。胰臟癌通常我們聽到的經驗是:發現沒有多久~走了。因為它之前真的沒有什麼症狀 。
埈智師兄:恩。
主持人:對!完全沒有。
埈智師兄:一般好像是胃痛的感覺。可是等到你有感覺,或者症狀一出現,比如就像,你一查的話,黃疸一出現,就是很難了啦。
主持人:是。
埈智師兄:有的開刀一開下去又再縫起來, 因為沒有辦法再做下去。
主持人:如果是固定的健康檢查,都會有幫助吧。
埈智師兄:聽說啦,也找不到,因為它藏在後面。一般的健康檢查沒有做到電腦斷層,大概就掃不到。因為一般來講,你也很難檢視我肚子不舒服是怎樣的不舒服。醫生也不是你,他也不知道,你也講不清楚。你講你怎樣悠悠的痛,胃不舒服,怎樣的情形……,他也只能看你的臉色怎麼樣來判斷。
主持人:對,一般來講你形容的有限,又不是那麼精準的可以去形容。
埈智師兄:它的器官就在那裡,所以很難去發現。所以可以發現也算是我運氣好啦!祖先有保庇啦。
主持人:關於胰臟癌的治療方式。你的治療方式是開刀、化療跟電燒嘛~
埈智師兄:對
主持人:那對於胰臟癌來講,因為你剛前面有分享說,你是最好的團隊,有沒有什麼很新的方式,胰臟癌有嗎?還是就是很傳統?
埈智師兄:其實蠻傳統的。我經過考慮以後,我還是選擇最傳傳統的Whipper’s,就是開腸剖肚。因為它要這樣才會比較乾淨。我是運氣好,所以可以做這樣的一個手術。我做了手術以後,當然有的小的、細的看不見,後來又移轉啦或什麼的,有的就在隔壁而已嘛~就在腹腔當中,擠來擠去。像我做肝的,做電燒的,有時候也會刺到肺呀。因為胰臟癌這個東西,像你講的,它試的機率不是很高。什麼療法,其他的來做做看。
醫生如果保守的能夠處理的話,他會建議你保守,因為保守表示安全。所以有的人覺得說不要用什麼療法。其實我的家庭醫生說,健保可以給你處理的就是表示是證明有效的,所以健保給你給付的,基本上是治癒率是比較高。是有成果的,那沒有證明是有效的,它當然就不給付囉。
關於癌症治療,我個人覺得,其實醫藥的部分大概只能給你三分之一,另外一個就是你的「生活」。這個非常重要,因為你要改變呀,你不改變,你就繼續復發,因為你繼續原來的生活方式,你就繼續會再來一次。第三個是很難去克服的是「恐懼」。你本身要好,也是要你本身的自癒力跟免疫力。這兩力你要把它「發掘」出來。這個是本來你就有的,但是你不知道呀,你以為什麼病都要吃藥呀~。這樣是不能搞定呀!它只能阻絕,讓你止痛,用時間來換取空間。或是用開刀「幫」你破壞掉,可是一破土,其實就是傷了嘛,對不對?像我現在這樣講話,一副很溫柔的樣子,但是我以前可以講很大聲。所以治療還是對身體有影響。我目前是觀察中,。差不多每兩個月回診,定期有在用影像來追蹤。
主持人:你不是只有靠藥,所以接下來是你自己的努力,而且你有這麼棒的家庭的支持系統,然後,還有就是「癌友新生命協會」。我知道新生命協會,我聽其他的會友分享~協會真的就像一個家一樣。
埈智師兄:是。
主持人:在那邊,大家可以一起生活,一起吃飯。我心裡的感覺是「妥當」的,你已經做到很到位了。
埈智師兄:「修煉」,現在我們才知道這個叫做修煉。修煉是一輩子的事情,就是你這一輩子來,其實就是要修煉。因為那些,或者你說的胡作非為也才能徹底徹悟。你也不要太過怪罪自己的過去,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今天才了解到:這樣做,人生還可以走這樣的路,你這樣也不算錯,你這樣還算很正面。現在可以分清楚負面是什麼。以前不覺得那是負面的,現在覺得這樣子有點負面。對我自己,我沒有什麼悲觀的權利了,現在每天看到太陽都很高興呀。其實我天天都在享受生命呀!

新生命文化部   逐字稿|楊琍雯 影片-錄音記錄|牽手之聲網路電台  攝影|曾宜君  錄音剪輯|王 愷  影片後製|楊琍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