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友文章
2020-09-24 五個腫瘤之後的重生|張圭廷 文章整理|張圭廷 黃富春

張圭廷從十五歲開始與腫瘤相伴,前四個讓他未太在意。直到六年前罹患攝護腺癌覺悟到應該改變生活模式。因緣際會進汐止圓場,認真煉功之後,癌指數都維持正常,乃越煉越歡喜,感動自己獲得五個腫瘤後的重生!


我是張圭廷,二零一六年七月來汐止圓場,到現在將近四年了。
我是一名癌友,大家都知道癌症就是惡性腫瘤,而我和腫瘤相處的時間已經超過四十年了。十五歲時,下顎右邊發現一個明顯突出的硬塊,那時年少無知,不知道害怕,只覺得不美觀,媽媽卻很緊張,帶著我看遍中、西醫,吃了很多中藥偏方、貼了多種膏藥,結果腫瘤還是沒消失,也沒有縮小,最後用西醫的方式切除,化驗結果是良性的唾液腺瘤。但從此以後我常會口乾舌燥,聲音也有些沙啞,這是我的腫瘤-1號。

二十四歲那年,退伍後投入職場,有一天發現脖子有個向外突出的硬塊,很明顯,我直接找西醫以手術切除,術後化驗結果是良性的甲狀腺瘤。從此之後我常會覺得疲累,也變得淺眠,這是我的腫瘤-2號。

接下來的幾年在事務所工作,經常加班,非常忙碌,上班時經常偏頭痛,下班後就緩解。有一天突然發現腫瘤-1號旁又有一個硬塊,手術切除後,檢驗結果是良性淋巴腺腫瘤。但從此之後只要喉嚨發炎、牙痛或感冒,脖子附近的淋巴腺就會腫痛得厲害,這是我的腫瘤-3號。

我公司的福利不錯,每年讓我們免費健檢。幾年前透過健康檢查,在腫瘤-2號附近的又發現好幾個外表看不出來,而是往內長的節結,經穿刺採樣為良性瘤。醫生建議在沒有大到壓迫氣管、食道的情況下,暫不手術,僅定期追蹤,這是我的腫瘤-4號。

大約六年前,透過公司提供的免費健檢,發現攝護腺PSA指數超標,因為不痛不癢,所以不以為意,第二年體檢時,指數又比前一年還高。有一天坐在我前面的同事接到醫院電話,說他體檢的指數很高要趕快回去複檢,我奇怪我指數偏高為何沒被叫去複檢,於是把去年健檢報告翻出來一看,寫著「指數過高、建議回門診追蹤」。我趕緊去醫院經進一步檢查後,這一次沒逃過,確診為攝護腺惡性腫瘤。因為已經耽誤了一段時間,手術後醫生告知為二-C期,已在擴散邊緣,這是我的腫瘤-5號。

這個5號腫瘤,讓我開始回想過去生涯中長了這麼多腫瘤,到底是怎麼回事?是呀!在我人生某些轉換的階段,總伴隨著腫瘤的陰影,多少影響我當時對未來的看法與期望,那時做的一些決定、選擇,現在想起來還會有些遺憾,有些後悔莫及!其實在每次發現腫瘤前,自己似乎都經歷一段不怎麼好的時期,最後一個腫瘤-5號悄悄出現在我退休前二年,那時工作一樣很忙,工作做得來,但是並不喜歡,內心拉扯,總覺得累,每每被問及工作怎樣,我都說我好想退休,結果最後讓我用了「癌症」這個理由如願退休了!其實這理由很不好,來協會以後才知道,腫瘤-5號之所以用癌症來表現,乃其來有自,曾經頻頻問為什麼是我?但其實慢慢就知道,為什麼不會是我?

攝護腺癌開刀治療後,接下來回診的指數從正常到高低不定,甚至一度超標到醫師認為須吃藥控制,自己的心情也常隨著指數起伏,加上吃藥副作用的不適,再再提醒我生活方式應該有所改變,於是在到達公司退休條件時,便辦理退休。接下來單純的想找一個可以持續運動或煉氣功的地方,有一天在佛學禪修班下課時間,聽到當時在協會煉功的澤民師兄說隔天要帶另一位罹癌的師兄去煉氣功,我一聽就說我正好想要煉氣功,明天跟你們去,就約了十點半到汐止的康寧街一六二號六樓。當天到了汐止圓場附近,遍尋一六二號,就是找不到,其實圓場在一六一號!七月大熱天裡,一直到處找,一邊打電話找澤民師兄,等到十一點多,終於師兄接電話了,很慶幸當天我沒有因為找不到就放棄。原來這個地方叫中華民國癌友新生命協會 ,我是癌友,又剛好在找煉氣功的地方,我好高興喔!只覺得這就是我要來的地方。隔二天就參加1607基礎班,開始真正認識協會,與師兄姊分享生命故事,聽到愷愷老師説協會要讓癌友有路可走、有手可牽、有門可入,想起自己與罹癌的親友,心中感動不已!

剛到協會時,因為癌指數偏高,正在吃藥控制,且藥的副作用讓我不太舒服。煉功一陣子之後,覺得身體狀況真的有所改善,一開始消化變好了,然後精神體力都變好,我就跟醫生商量不要再吃藥,醫生答應試試看,我就開始停藥,結果接下來的幾次檢查,指數都正常,我就更喜歡來煉功。我喜歡旋轉,因為覺得只有一招,好容易,但慢慢接觸到老師的心法,我才知道原來我們的功法還要搭配心法,越深入就越覺得博大精深。

老師說並不是走不同的道路就會有不同的結果,行為模式才是產生結果的關鍵。我覺得自己正在改變以往的行為模式,朝著對的方向走:在協會繼續煉、持續煉,把身心安頓好,就是我現在最該做的事了。

新生命文化部   逐字稿|楊琍雯 影片-錄音記錄|縐秀玲 鄭彩怡 照片攝影|李佩霞 錄音剪輯|楊琍雯 影片後製|楊琍雯